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過年還鄉

來源:羊城晚報 | 阿紫  2020年01月20日08:28

許多人過年期間都會回一趟老家,尤其那些有條件向家鄉父老“匯報”成績的人,臨近過年就已經有些思鄉心切了。

十年前,事業小有所成的阿華,過年前喜提一輛售價15萬的新車。大年初二他帶上老婆孩子,喜氣洋洋回到200公里外的老家。一進村,阿華就忍不住不停地按喇叭,并時不時地從車窗探出身子和人打招呼。鄉鄰們羨慕的眼神,讓他心情大好。然而大年初三一大早,他還在睡懶覺,他老婆就在外面尖叫起來,原來車身被人劃了一道一米多長的劃痕……

今年,阿華剛換了一輛50萬的新車,依然準備開回老家。不過沒打算使勁按喇叭了,回想當年,他很為自己曾經的年少輕狂羞愧。同時并不擔心新車再次被劃,因為老家人如今眼界也開闊了,都“科普”了汽車常識。知道“勞斯萊斯”“法拉利”才是豪車,“奔馳”“寶馬”都只表明車主還在奮斗階段……他那輛50萬的車,不至于讓鄉鄰羨慕嫉妒恨了。

俗話說:“滿瓶水不蕩,半瓶水晃蕩?!闭嬲龎蛸Y格衣錦還鄉者往往靜悄悄地回來。雖然不事張揚,但很快全村人都會知道,慕名來拜年者絡繹不絕。前年,老家村里出去的首富張叔回鄉省親,帶回一個長須過頸的半老頭,說是他新拜的師傅,是一位聞名海外的玄學大師。鄉親們自然對大師肅然起敬,和他交談了一番,我卻暗自懷疑,這人該不是江湖騙子吧?同時納悶,以張叔縱橫商場的豐富閱歷,怎么會看不出這人的成色?

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兩年,不久前終于弄明白了。有篇文章說,如今富豪流行拜一個“大師”當師傅,這是一種圈內時尚。當一個人已經實現了“豪車自由”,還有什么可以體現辨識度?只能搗鼓“精神追求”了。何況成為時尚之后,一些原本互不相識的富豪,通過同一個師傅變成了師兄弟,無形中拓展了人脈。

妻子一直很怕過年回鄉,和許多年輕人一樣,怕的其實是七大姑八大姨,這些人常常會問一些令人不快的問題。比如明知自家孩子工資比你高兩倍,會故意問你掙多少,然后滿懷喜悅又故作惋惜地嘆息:“真是屈才了,如果機遇好,你起碼應該能掙……”今年根據前期摸底,妻子知道“實力”對比發生了逆轉,自己在同輩人中薪資排名已經升至前列,七大姑八大姨應該不會再問這些了,所以大可坦然回鄉。

一年之中,絕大多數時候,我們都在和同一層次的人打交道。唯獨過年回鄉,有機會和資產數億的富翁聊上一會兒,也能聽老農講講田間地頭的趣事,此行一定不虛。即便不曾“衣錦”,也應該回鄉一趟。

ag真人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