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2019年兒童文學:延續“熱點”氣象 呈現多面景觀

來源:文藝報 | 崔昕平 王泉根  2020年01月20日08:23

2019年,是一個頗具意義的年份。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也標志著中國當代兒童文學發展步入具有史學意義的第70個年頭。在這樣的年份里,中國兒童文學延續文學“熱點”氣象,吸引了多個層面的創作資源,收獲了多個領域的文學佳作,聚集了多個維度的理論焦點,呈現出樣貌豐富的多面景觀。

新中國70年兒童文學的全面回顧

2019年度,中國兒童文學領域以各種形式對70年中國當代兒童文學發展做了大規模、多維度的回顧、梳理與總結?!段乃噲蟆愤B續刊出束沛德的《70年兒童小說花團錦簇》《70年童話創作多姿多彩》、王泉根的《新中國70年兒童文學創作:童心如歌 繁花似錦》、徐妍的《70年成長小說:統一·多樣·原創》、李利芳的《新中國兒童文學七十年回顧與展望》等文章,從不同文體、不同角度做出回顧性綜述。長江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的《中國兒童文學70年》(王泉根主編),以450萬字的規模全方位考察新中國70年兒童文學發展歷程與系統工程建設,對兒童文學的理論與創作給予學術界說。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組編的《新中國兒童七十年》以17卷的篇幅全面記錄70年來中國兒童的生存發展狀況與兒童事業,其中專設的“兒童文學卷”,以200余個詞條的形式生動呈現兒童文學的演進與成就。

多部具有總結性意義的大型兒童文學叢書獻禮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國出版集團現代出版社的“兒童文學光榮榜”書系,精選1949年以來小說、童話、散文等不同文體兒童文學的代表性作品。廣西師大出版社的“兒童糧倉——新中國成立70周年原創兒童文學獻禮叢書”分小說館(40本)和童話館(30本),對70年來童話、小說創作進行精選。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的“共和國70年兒童文學短篇精選集”呈現了短篇創作中各類文體的經典之作。上述圖書選編工程,集中回顧、梳理、展示了70年來書寫中國記憶、傳遞中國精神的兒童文學經典,匯聚了五代兒童文學作家的代表性作品,展示了新中國兒童文學原創成果,有力地推動了當代兒童文學的經典化。

同時,文學界以多種形式致敬在70年兒童文學發展中做出突出貢獻的老一輩作家。2019陳伯吹國際兒童文學獎“特殊貢獻獎”授予了著名詩人任溶溶,中國作協兒童文學委員會、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聯合主辦“呵護童心純美60年——金波兒童詩創作交流活動”,向金波先生致以崇高的敬意和真摯的問候。老一輩作家、學者以榜樣的力量,詮釋了為兒童文學事業畢生奉獻的精神與充沛的創作研究活力。

現實主義兒童文學創作空前繁榮

2019年,兒童文學領域的現實主義題材取得重大收獲,講述“中國故事”成為兒童文學創作主旋律。多部特殊領域題材作品,包括軍旅題材、援疆題材、支教題材、扶貧題材、鄉土地域題材、文化題材、生態題材紛紛涌現,歷史題材、戰爭題材、青春題材、校園題材等也有可圈可點的佳作。

當代軍旅題材的書寫,是2019年度兒童文學創作的一大亮點。多部作品聚焦和平年代的軍人,以富有質感的細節,呈現當代軍人的默默犧牲與無私奉獻、不屈不撓的陽剛氣質與昂揚奮進的生活狀態。劉海棲的《小兵雄赳赳》描繪了一批少年心懷理想走向軍營并成長為合格戰士的過程。裘山山的《雪山上的達娃》描寫西藏軍人的戍邊生活,史雷的《綠色山巒》描繪了20世紀70年代川西某部隊大院子女富有陽剛氣質的童年,吳洲星的《等你回家》聚焦中國特警子女的童年生活,于瀟湉的《深藍色的七千米》講述了關于我國蛟龍號潛艇的故事。上述作品力圖在兒童的精神基點上注入昂揚的理想主義情懷,為當代兒童文學呈現出另一重境界的崇高之美、責任之美。

多部作品聚焦中國當代援疆、扶貧、支教等重要民生工程,周敏的《沙海小球王》展現維吾爾族女孩在援疆干部幫助下追逐夢想的成長歷程。刷刷的《八十一棵許愿樹》同樣落筆于援疆干部與他的孩子在新疆的全新生活,題材具有補白意義。周晴的《像雪蓮一樣綻放》是起于都市少年狹窄生活、終于藏南曠遠天地的跨地域小說。陶耘的《夢想天空》從鄉村少年的夢想起筆,大跨度反映爺孫、父子三代人追逐夢想的努力。宗介華的《大槐樹下》以小村落葦子店村的起伏變化講述“鄉村振興”的時代故事。秦文君的《云三彩》持續關注了留守兒童這一特殊群體,并選取了獨特的女性視角;紀紅建的《家住武陵源》是一部書寫精準扶貧的作品。劉耀輝的《野云船》,描寫一位北大學生回家鄉支教并為之付出生命的動人故事。上述作品密切關注社會變革與時代發展,在兒童可感知的視角下,引領兒童介入對“當代中國”的深切體認。

戰爭題材曾是前兩年兒童文學書寫的重要題材,2019年也仍有多部精心之作。常新港的《寒風暖鴿》以解放戰爭為背景,書寫哈爾濱普通人視角下的歷史巨變。孟憲明的《三十六聲槍響》以抗日英雄王二小為原型,將歷史原型與形象化的闡釋相結合。殷健靈的《彩虹嘴》直面納粹的丑惡與戰爭帶給兒童的可怕童年。王苗的《雪落北平》以卷入抗戰旋渦中的北平知識分子家庭為基點,展現普通人與大時代的命運關聯。呂翼的《比天空更遠》是一部以中國大西南摧毀奴隸制為題材的長篇小說。這些作品擺脫了簡單化的二元對立敘事,以更加富有人性化的描寫方式,多角度反思戰爭。

還有許多作品在講述故事的同時,著力凸顯鄉土、地域等民族文化內蘊。彭學軍的《黑指:建一座窖送給你》取材于江西傳統文化與瓷都民間技藝的傳承,《鯉山圍》描繪鯉山圍當地的“眾茶”習俗。高巧林的《草屋里的琴聲》以民間傳統樂器胡琴為敘事線索表現兒童的成長。王一梅的《合歡街》以散文化的筆法表現江南小鎮的童年。鄧湘子的《像蟬一樣歌唱》以湘西南侗寨的文化背景凸顯現代化與鄉土文化的融合。顧抒的《城墻上的光》以南京古都的文化背景講述一代中國孩子的精神成長。洪永爭的《船兒歸》對廣東陽春一代疍家漁民水上生活做精微描寫。王勇英的《花一樣的衣裳》延續了廣西少數民族題材。小河丁丁的《蔥王》同樣是他得心應手的“西峒”民俗生活畫。上述作品共同參與了兒童可知視域中的“大中國”的豐富多彩的民俗文化描繪。

青春與成長題材的書寫則呈現出更加鮮明的問題意識。作家們直面少年人的心靈困境,對兒童文學的書寫邊界給予了富有意義的拓展。李東華的《焰火》呈現了最本真的內心描寫,揭示成長之痛,直面人性的復雜與美好。舒輝波的《天使的國》表現深陷母親去世、父愛缺席的生活困境與情感困境的女孩的精神成長。常新港的《三片青姜》對具有鮮明“當下性”的代際沖突與教育觀念沖突做出富有時代意義的解讀。孫衛衛的《裝進書包里的秘密》講述少年在接二連三的家庭變故中努力成長。徐玲的《爸爸的甜酒窩》著力表現父女間的家庭互動、同學間的校園互動。多年著力于青春成長小說創作的張國龍的“鐵橋李花”成長系列、謝倩霓的“小青春成長不煩惱”系列、汪玥含的“瑰麗青春系列”、王巨成的“鋪滿星星的路”系列等,也均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作家們以高度的現實主義精神,傳遞對兒童身心成長的深切關懷。

此外還有幾部極具創新意義的兒童小說。曹文軒的《草鞋灣》嘗試了全新的推理偵探題材的兒童小說創作,以環環相扣的懸念描繪一起驚心動魄拐賣案破獲過程,同時貫穿細膩的親情、友情書寫。劉海棲的《有鴿子的夏天》以完全口語化的行文方式,描繪20世紀五六十年代的童年生活,于物質困窘中更加凸顯盎然的生機與豁達的心靈。徐魯的《追尋》聚焦長江流域瀕危的國寶級動物白鰭豚,兼具紀實文學風格。陸梅的《無盡夏》如“小徑分叉的花園”,多線索的敘事與散在于作品中的詩意,構成了多處虛實莫辨、韻味深長的“留白”。薛濤的《砂粒與星辰》以寓言、傳奇的方式書寫兩個男孩子的童年成長。上述作品在兒童小說藝術呈現層面給予了大膽而新異的開拓,既具挑戰性,又具啟發性。

大量涌現的多題材、多角度、直面當下、介入生活的現實主義題材兒童文學作品,根植于“真實”的土壤,呈現出嚴肅的、有情懷的書寫,體現了文學與時代緊密相連的使命意識。

少兒科幻文學創作漸趨新熱點

人類文明行至“當代”,科學技術以前所未有的“深度”融入了兒童的日常生活。隨著我國科幻文學的整體升溫,少兒科幻文學創作在本年度呈明顯的興起趨勢,更多的創作力量開始向少兒科幻匯聚。

2019年在“大白鯨原創幻想兒童文學”征集平臺上脫穎而出的作品中,趙華的《除夕夜的禮物》,有著較為成熟的“科幻”思維方式,透露出對科學與人類、人類與可能存在的外星生物“關聯形式”的深刻思考。楊華的《少年、AI和狗》選擇了AI人工智能這一備受科技界關注的前沿科技寫入少兒科幻。源娥的《時間超市》,微言大義,蘊含時間哲學。秦螢亮獲“陳伯吹國際兒童文學獎”的短篇《百萬個明天》,推想了AI進入人類生活后人類如何對待智人的情感問題,給予“愛”的定義外延以百萬種可能。

與此同時,科幻文學界的“跨界”創作已呈現走強“趨勢”。首先是劉慈欣對少兒科幻實力支持,《劉慈欣少年科幻科學小說系列》本年在廣西師大出版社出版。劉慈欣的科幻童話新作《燒火工》將童話的背景設置在廣袤的天空,為科幻童話的書寫提供了極有價值的文本。實力派科幻作家江波的首部少兒科幻小說《無邊量子號·起航》,是對少兒科幻“硬科幻”書寫的標識性作品。翌平的《燃燒的星球》與《流浪的方舟》是“翌平新陽剛少年科幻小說系列”中的兩部新作;凌晨本年也推出了《開心機器人》系列。

2019年9月2日,《文藝報》開辟了“科幻”???,行超、康春華撰寫專稿《科幻“熱”的“冷”思考》,劉興詩、王晉康、吳巖、陳楸帆等圍繞“朝向未來的科幻”等問題展開探討??梢灶A見,少兒科幻創作將在21世紀20年代,成為兒童文學創作的又一重要領域。

童話創作呈現更加自覺的經典意識

童話創作逐漸呈現出更多“中國童話”的本土探索,不少作家從幻想風格、幻想與現實的關系、幻想精神的中國韻味與世界話語等維度展開創作,多部極具標識意義的作品面世。

湯素蘭的《犇向綠心》嘗試用童話的手法承載現實的觀照,作品緊密圍繞生態保護與鄉村振興,借助童話幻想書寫時代命題,為當代童話創作提供了以童話照進現實,承載大思考、大命題的新思路。周靜則始終在尋找“來自自己民族和土地的故事”,《天女》取材于《山海經·大荒北經》,呈現出唯美氣質與詩意思索的“寫意”幻想,構成承繼“神話”創世之思的“新神話”。近來陸續可見作家們從本土幻想文學源頭汲取創作靈感,蕭袤同樣取材于《山海經》的《童話山海經》,宋耀珍取材于《搜神記》的《小鎮的秘密》等,都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湯湯的創作有意識地向更輕盈的表述與更深邃的內核探索,《小野獸學堂》顯示了作家以童話承載哲思,以童話的方式認識生活的思路。王君心的《風的孩子》想象了一個被風養大的孩子,以人類與自然的雙重視角呼喚萬物間應有的和諧。唐晉的《海的奇跡》則是近年來難得一見的古典童話,作品以奇幻的、數量不拘的“鱗片”故事匯聚,以富有哲思的童話追憶善惡分明、淳樸美好的日子,再現了屬于山魯佐德與安徒生的、滋味純正的童話時空。

原創圖畫書創作探索多維審美

原創圖畫書創作中,許多兒童文學作家有意識地強化了文學性的語言與詩意的表達。梅子涵的《十二個月的滴答詩意》以散文詩的形式描繪季節之美,凸顯了文字在圖畫書中的分量與魅力。曹文軒的《永不停止的奔跑》,以詩意的筆觸描繪深摯細膩的情感牽絆。薛濤的《大自然的邀請函》系列同樣以詩意的語言描繪了中國北方兒童與北方特有的自然風物的親密互動。李東華的《兔子與蝸?!芬砸粚Υ笮沂獾呐笥训娜松x擇,引導兒童讀者發現生活中無處不在的美。

為童心代言的原創圖畫書創作中,彭懿的作品極為突出。他的《螢火蟲女孩》《守林大熊》《山楂村和狗獾村》充盈著幻想,在人物和動物、現實和幻想間自由往來,童趣天然?!段矣?2個屁打敗了睡魔怪》更是一部獻給孩子的勇氣與快樂之書?!按蟀做L優秀原創圖畫書征集”繼2018年度的陳夢敏《九百九十九只小雞擠呀擠》之后,又發掘了麥子的《一只大熊要住店》、王林柏的《跳芭蕾舞的熊》、趙洋的《豬媽媽》等多部優質原創圖畫書。

由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圖畫書創作研究中心與國家圖書館少兒館主辦的“原創圖畫書年度排行榜”,有力地促進了圖畫書的良性發展,所力推的作品如郭振媛文、朱成梁繪的《別讓太陽掉下來》獲第27屆布拉迪斯拉發國際插畫雙年展金蘋果獎,謝華文、黃麗圖的《外婆家的馬》獲第6屆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首獎。

隨著本土原創圖畫書創作的日益繁榮,對于圖畫書理論的深入探討成為迫切需求。2019年,全國原創圖畫書理論建構和批評標準學術研討會在浙江師范大學召開,70余位專家圍繞“原創圖畫書的理論建構和批評標準”展開研討,顯示了我國原創圖畫書強化理論建設的需求與趨勢。

文體發展不平衡問題受到重視

在兒童小說與童話創作高度繁榮的當下,兒童詩、兒歌、兒童散文、寓言、幼兒文學、幼兒戲劇等文體的發展相對滯后,造成了兒童文學各文體發展的不平衡現象。對此,兒童文學界與教育界、出版界以不同的形式對薄弱文體給予了針對性的提領。

兒童詩創作逐漸現出生機與活力,兼有兒童“詩教”影響的不斷擴大,多部童詩讀物得以出版,兒童文學期刊中發表兒童詩的數量與質量也均有提升。方衛平選評的《童詩三百首》,著重呈現生動而富有童趣的詩歌。屠岸編譯的《童心詩選》也于2019年出版。任溶溶在2019年出版了兩部童詩自選集《怎么都快樂》《如果我是國王》,精選從20世紀50年代至今的童詩,呈現了童趣、幽默與豐富的詩意,也顯示了作家不老的童心與豐贍的創作力?!巴跻苏裢娋x”系列四冊對王宜振風格各異的優秀童詩做了一次及時而富有意義的選編,其中包括大量近年來創作的新詩。金波、高洪波、薛衛民、高凱、邱易東、金本、藍藍、祁智、張曉楠、王立春、童子、吉葡樂、舒輝波、閆超華、康雪等詩人都有精美的童詩作品在報刊中發表。尤其需要提出的是,由中國詩歌學會、北京大學詩歌中國研究院等主辦的首屆“童詩現狀與發展”研討會在安徽舉行,來自國內外的數十位詩人、翻譯家、評論家圍繞“童詩寫作與審美”“兒童詩的研究現狀與發展方向”“童詩教育、翻譯與傳播”等話題展開研討。這是我國首度召開如此規模的童詩專題研討會,對童詩發展具有重要的促進意義。

兒童散文方面,2019年最具意義的事件,應是由翌平主編,陸梅、高凱、翌平、湘女、毛蘆蘆、張潔、張玉清、阮梅、趙菱、孟飛等創作的散文新作“童年中國書系”出版。該書系著眼當代中國數十年的社會變遷與交織于其中的“童年”生態,對兒童散文創作的多重可能作了集中而富有意義的呈現與拓展。同時,“我和共和國一起成長”書系中,高洪波的《北國少年行》凝聚著作家的童年記憶,表現20世紀50年代生長在白雪皚皚的科爾沁草原上的少年成長歷程,充盈著明朗剛健的氣質與富于理想的精神情懷。吳然的《那時月光》以回溯童年為軸,串聯了童年生命中印象至深的人、事、情、景、物,呈現出童年態的生命活力。

孫建江主編的《中國寓言研究》首輯由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以連續出版物的形式推出,為寓言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學術交流與展示的平臺,對寓言文學的當代創作與研究起到了助推作用。

針對幼兒文學在快速發展的兒童文學大勢中相對滯后的問題,“邊界與特征——中國原創幼兒文學理論研討會”在北京舉行,20余位專家,就幼兒文學的美學風格、幼兒文學的邊界、幼兒文學的視聽覺藝術特質、創作方法、價值功能、性別意識、演化發展等問題,展開了深入交流,凝合了當代學界對幼兒文學的聚焦。

成人文學作家熱衷兒童文學創作

成人文學作家跨界參與兒童文學創作,已經是21世紀初期非常鮮明的文學趨勢。葉廣芩繼《耗子大爺起晚了》之后,再度創作《花貓三丫上房了》,作品延續了濃郁的老北京地域文化韻味,也延續了“丫丫”的童年故事,一派童心的天真爛漫。張煒的《海邊童話》系列,借幻想手段在童話中達成世間萬物的對話,蘊含濃郁的文化氣息與哲學思索,充滿童趣。周曉楓也再度創作了童話《星魚》,作品具有斑斕的詩意與哲學意味的思索。

梁曉聲首次書寫《梁曉聲童話》,以童話為載體,形塑少年兒童向善向美的精神品質。張石山為孩子們寫了三本奇妙的小書,《無字天書》《方言古語》《一畫開天》,趣味講述中國傳統文化。此外還有裘山山的首部兒童小說《雪山上的達娃》、詩人宋耀珍首部兒童幻想小說《小鎮的秘密》、冉隆中的《那年我N歲》、郭萬新的兒童小說《笨笨的流浪》等。

成人文學作家熱衷兒童文學創作,呈現了一種文學精神上的返璞歸真與愛童之心煥發的文學意愿,并尋找到了富有特質的介入世界的話語方式。越來越多的成人文學作家投入兒童文學創作,進一步彰顯了兒童文學獨具的美學意蘊。

兒童文學理論的新作為

2019年度,兒童文學的理論研究呈現出對中國兒童文學發展史研究的不斷深入與建立于其上的宏觀認識與深度探究。中國兒童文學史學研究的新收獲,是王泉根在繼《百年中國兒童文學編年史》之后出版的《中國兒童文學史》,該書以中國兒童文學“古已有之”的歷史視野,拓展了以往中國兒童文學史研究僅取近代百余年立論的局限。吳翔宇、徐健豪著《中國兒童文學編年史(1908-1949)》,以編年體例梳理了20世紀上半葉的中國兒童文學近代史。追蹤兒童文學現場發生的學術成果有王泉根、崔昕平等著《新世紀中國兒童文學現場研究》、湯素蘭著《新媒體時代中國兒童文學發展趨勢研究》、趙霞著《2009—2019兒童文學觀察》等。

有多位兒童文學資深學者出版了學術研究文集,其中束沛德出版《束沛德自選集》三卷,既是對各類兒童文學作品的評點,也是對兒童文學現狀的宏觀掃描。張錦貽出版7卷本文集,包括《兒童文學新探索》《少數民族兒童文學新論》《內蒙古兒童文學再論》等,匯總了張錦貽多年來的兒童文學研究、尤其是少數民族兒童文學研究的豐碩成果。作家作品論有《詩意與想象——湯素蘭的兒童文學創作評論集》等。

《文藝報》自2018年開設兒童文學評論專欄“新時代兒童文學觀念及變革”筆談,引起廣泛關注,2019年又有近20位作家、評論家在筆談專欄發聲,聚焦兒童文學人文性與藝術性的關系、兒童文學與想象力、巨變新時代中國兒童文學作家把握時代與生活的難度等問題展開探討、互動與爭鳴,引起極大反響?!段膶W報》也為兒童文學專辟欄目,如梅子涵的“子涵窗”、孫建江的“不求甚解”等欄目,以靈活的形式探討了多個兒童文學熱點問題。

兒童文學的國際交流與閱讀推廣

2019年,中國兒童文學以多種形式與世界“對話”。國際兒童讀物聯盟(IBBY)亞洲大洋洲地區會議(西安)吸引24個國家和地區的200多位兒童作家、插畫家、出版人、評論家共聚一堂,圍繞“兒童與未來”探討兒童閱讀及少兒出版的相關話題。兒童文學作家金波、IBBY秘書長利茲、IBBY馬來西亞分會主席卡魯丁、國際安徒生獎得主曹文軒做主旨發言。中國兒童文學還首次走進非洲,張之路、王泉根在肯尼亞內羅畢國際書展上發出自己的聲音。

伴隨兒童閱讀觀念的不斷更新與兒童文學教育領域對兒童文學閱讀的日益重視,兒童文學與兒童閱讀推廣、兒童教育領域的互動日益加強,跨界交流日益緊密。中文分級閱讀首個學術標準在第六屆北京國際兒童閱讀大會(BICRC)上發布,王蕾提出運用分級閱讀教育解決學校閱讀教育難題的三大策略,全國兒童分級閱讀教育聯盟也在大會期間正式成立。BICRC自2014年舉辦以來,在凝聚國內外兒童閱讀教育力量,開展學術研究,挖掘和發揮兒童分級閱讀教育的功能、價值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在云南召開的“兒童文學與小學語文教學”研討會上,兒童文學專家、教研員和特邀教師就兒童文學作品在小學語文教學中的價值、單篇課文與整本兒童文學作品閱讀融合的途徑、教學策略等展開了為期5天的研討。山東師范大學“中國兒童文學研究會山東研究院”掛牌成立,也為兒童文學與兒童閱讀教育創設了又一交流促進平臺。

基于新中國70年兒童文學的回顧與梳理,積蓄了中國當代兒童文學整裝再發的力量,2019年的兒童文學呈現出更加自覺的創新意識、責任意識、精品意識??梢灶A見,中國兒童文學將在21世紀20年代到來之際,步入更加開闊的發展階段。

同時,我們必須正視,兒童文學的當代水準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間??觳突膬和膶W創作仍然占據較大比例,兒童文學仍需給兒童提供更廣闊的認識現實、認識人生的文學之門,作家們仍需以更加積極的、介入當代的態度書寫屬于這個時代的“中國故事”,文學愿景與兒童“悅”讀之間仍需不斷磨合。新時代兒童文學發展的新空間和新挑戰,文學理論如何更好地發揮對文學創作的指導、引導作用,如何系統歸納總結中國當代兒童文學的美學特征、審美范式等,都將是21世紀20年代兒童文學思考的方向性問題。

ag真人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