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王韜詩集》:男兒安肯低頭鉆故紙

來源:文匯報 | 韋力  2020年01月20日08:57

《王韜詩集》 王 韜著,陳玉蘭點校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大概在兩年前,我與陳玉蘭取得了聯系,只知她在浙江師大圖書館任館長之職。半年前,我在福州地區尋訪歷史遺跡,在那里得到了林怡老師的大力幫助。林怡與陳玉蘭同窗七年,是十分要好的朋友。同時林怡告訴我,近些年來陳玉蘭主要在研究王韜,而寒齋恰好藏有一些王韜的手稿,之后林老師拔通電話,我與陳玉蘭聊了聊關于拙藏之事。前些天她又來京辦事,我們終于得以見面,陳玉蘭贈給我這部大作。

我對王韜一向有興趣,這緣于他奇特的經歷,尤其他跟李善蘭在上海的那段時期,讀來最令人解頤。王韜的很多行為頗為矛盾,比如他曾經給上海的管理者多次去信,出謀劃策如何對付太平軍,后來他又給太平軍寫信,幫助太平軍規劃建國方略,可惜事情敗露,王被通輯,在外國傳教士的幫助下,他躲在租界地100余天,之后亡命天涯。在歐洲住了一段時間后,王韜又長期居住于香港,而后在藏書大家丁日昌的斡旋下,終于得到了李鴻章的默許,得以回到上海,在那里做翻譯工作。

以往見到的關于王韜的經歷,都是他人的敘述,而我在陳玉蘭點校的該書附錄中,看到了王韜所撰《弢園老民自傳》。他在自傳中講到了年輕時的經歷,對于在上海時給地方官的出謀劃策,王的解釋是:

顧所言頗見施行,多能見效,其最要者,以西人為領隊官,教授火器,名曰洋槍隊。后行之益廣,卒以此收復江南。然用其言而仍棄其人,并欲從而中傷之。此老民之所以扼腕太息、痛哭流涕,長往而不顧者也。

按王韜所言,上海組織的洋槍隊乃是用的他所出的主意,但那些官員用其計而不用其人,并且還中傷王韜的為人,這才是他乾坤大挪移,轉而給太平軍出主意的原因所在。但王韜卻自稱,他認識太平軍中的一些董事,而王韜“密相結納,說以反正”,以此說明他在做策反工作,對于此事,他在自傳中又說道:

老民密縱反間,使賊黨互相猜貳,自翦羽翼。諸內應者多急欲見功,勢頗可乘。而當事者遽以通賊疑老民,禍且不測,聞者氣沮。老民急還滬上,猶思面為折辨。顧久之,事卒不解。不得已,航海至粵,旅居香海。自此杜門削跡,壹意治經,著有《毛詩集釋》,專主毛氏,后見陳碩甫《毛氏傳》、胡墨莊《毛詩后箋》,遂廢不作。

王韜的自傳是否為實情,這不是《王韜詩集》探討的主題。陳玉蘭在《前言》中簡述了王韜的生平,并且把他視之為“中國最早睜眼看世界的文化巨人”。陳玉蘭也提到,王韜從小受到嚴格的傳統教育,雖然他自稱不善于詩,但他同樣說,自己的詩“足以見我性情”,想來這正是陳玉蘭系統研究王韜詩作的原因所在。

陳玉蘭將王韜的生平創作分為四個階段,每個階段關涉到王韜的重要經歷。對于王韜詩作的收集,陳玉蘭除了主要采用王韜手自編刊的《蘅華館詩錄》外,還參考了多部未刊稿,比如有臺灣中研院傅斯年圖書館所藏的《畹香仙館遣愁編詩集》,此稿收錄的是王韜青春年少時的詩作,另外還轉錄了上海圖書館所藏的《弢園詩詞》《弢園未刻詩稿》《弢園集外詩存》等稿本。對于這些稿本的價值,陳玉蘭在《前言》中一一予以點評,比如第一種詩集所收之詩,陳玉蘭說:“王韜將他三場傷心蝕骨的愛情故事結撰為《三恨錄》,可惜也未能刊版?!?/p>

當年王韜也藏了不少書,故而我更為關注他的藏書之事,我在本書中翻出了一首《題閑日讀書圖》,王韜首先稱:

世間好事那有此,得閑蕭然讀書史。

男兒在世事業多,安肯低頭鉆故紙。

可見王韜志不在此,因為“殘縑滿篋久生塵,不識一丁快無比。賣書何能易米炊,煮字終愁饑餓死”??磥碇竿u文為生,并非易事,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有著黃丕烈的志向。無論怎么說,以王韜的性格,他不可能躲入故紙堆中,而他那奇異的經歷,正是這句詩的最好注腳。

ag真人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