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劉剛、李冬君《文化的江山·第一輯》:走讀江山著新史

來源:文匯報 | 寇德印  2020年01月20日08:38

《文化的江山·第一輯》 劉 剛 李冬君著 中信出版集團出版

《文化的江山》從史前文明寫至五四新文化運動,屬通史性著作。作者旨在導讀,循其對中西歷史的精研與思考,揭示他們的發現與創造,引領讀者學習、反思。

全書第一部《文化中國的來源》,介紹與闡釋文化中國的概念以及分析文化中國發生、發展之內在因素。

何謂“文化中國”?首先將其與“王朝中國”進行比較。王朝中國是在二十四史里的中國,充斥著帝王將相,但城頭變幻大王旗,幾千年下來,不過是一代又一代的輪轉,歷史仍在以王權為中心的漩渦中打轉。這樣看歷史,不是被奴化、教化就是被卷入血淋淋的斗爭,成者王侯敗者寇。

文化中國的評價體系不以統治階級意志為依據,而是基于某種文化認同所沉淀下來的凝結于人性之中的審美意志?!拔幕袊钡淖匀恍螒B是江山,社會形態是整個民間,文化形態則指全部的歷史。

所以,《三國志》是“王朝中國”,《三國演義》盡管所記述的史事多有荒誕,但仍是“文化中國”,因為它反映了中國人對義、對善的追求與執著。

其實,“文化中國”的概念并非本書作者首創。此前,“文化中國”是邊緣,是注腳,是儒家所謂的“道統中國”。本書的獨到之處在于揭示了“文化中國”并非“王朝中國”的附屬,而是先于“王朝中國”而存在,它才是中國而為“中國”的本質。

關于此理論如何成立,請讀本書。本文著重介紹作者的研究方法。

其一,作者研究歷史的視角——以世界之眼看中國。如某種考古的新發現與世界其他考古發現之比較、中國神話與希臘神話之比較、中國思想與西方哲學之比較等,形而下有之,形而上亦有之,這樣做的目的有兩方面:識其地位,析其特色。

作者在文明區系的比較中,發現了中國的獨到之處。原來,在文明初曙之際,中國未如其他古國那樣直接進入“青銅時代”,而是經歷了以“審美”為標志的“玉器時代”。此“玉器時代”以文化認同為紐帶,形成某種聯合體,即為“文化中國”之濫觴。

其二,作者研究歷史的起點——以神話傳說論文明。大多數歷史研究者從古猿變成人處著筆,本書作者則不然,從神話述起,從傳說開端,將歷史與神話打通。他們對于西方文明的研究,從《圣經》的伊甸園講起,以“原罪”起筆,而對中國歷史,則從《山海經》開端。

傳統觀點認為《山海經》雜亂疏略,多神鬼之說。作者讀此書,卻如獲至寶。此書講山川地理,講礦藏,有金有玉,記述了由石器向青銅器過渡的時代,此際之中國,正站在國家起源的入口處。

作者認為,在《山海經》的世界里,不是人的理性為自然立法,而是人的靈性為自然立法。在石器時代,人的理性未開,而靈性已存,靈性的表達就是神話?!渡胶=洝酚涗浟巳祟悘淖匀粻顟B走向社會形態、從族群狀態走向國家形態,以至于從古國走向方國、從方國走向帝國萌芽的過程。

其三,作者論證歷史的方式——對考古學的再整理。

以王朝史觀寫歷史,從夏開始。但是夏始于何時?仍有爭論。

商、周等有文獻記載,亦有考古發現,“有冊有典”,是信史。于是,在王朝史觀和史官文化的映照下,考古學的一大任務就是尋找傳說中的夏,考古學成了歷史的“修補術”。

但是夏朝一定能找到嗎?否。因為它可能真的不存在?;蛟S夏朝根本就不是一代王朝,而只是處于向國家過渡的階段。按現有的史學理論,國家要有城市、文字等,商朝具備這些條件,而夏很可能就不具備。如果拋卻王朝的觀念,從不同地域各種文化的類型中去考察,則可豁然,因為有那么多的考古發現證明,許多遺跡之間具備相似性或統一性,這些關聯會不會就是夏的最初形態?

作者對考古學的運用,就是通過對考古成果的再整理,來分析不同文明的共通性,以此勾勒中華文明的發展軌跡。

其四,作者思考與著作的特色——走讀江山。

本書兩位作者寫歷史,特重空間格局的考察,此非身至其境所不能得也。

文化中國,根不在廟堂,而在民間。作者未將自己關在書齋里,他們的方式是走出去,從東北到西南,從沿海到大漠,沿文明遺跡及各大博物館一路考察。

走讀江山的結果,作者得出兩個重大發現。

第一,“良渚化世界”。

通過對不同文明區系的比較,作者發現,良渚文化是向西南和西北傳播。往西南,進入皖贛、閩粵、巴蜀,并與當地文化相融;往西北是主流,沿其軌跡形成一條“玉石之路”,從揚州往雍州、從瑤琨往球琳,這條玉石之路形成了一個“良渚化世界”。

在那時,玉不僅成為中國文化的標識,同時還成為中國人的身份標志和個體的人格范式,不僅國家制度取法于玉器制作,發展出制度文明的規范,而且個體人格也向玉的審美屬性看齊,從而形成了精神文明的標準。故曰,最早的中國,從玉中誕生。

第二,中國歷史運勢的“十字架”。

作者發現,中國歷史發展有兩條路線,一條從東南往西北,是良渚文化的路線;另一條從東北往西南,是紅山文化的路線。兩條運勢線,形成中國歷史發展的“十字架”。十字交叉,形成南北兩條農牧分界線,南線為“龍門——碣石”,北線為“長城—陰山”,十字架的交點即是中原。

上述兩位作者的研究方法,只是梗概,仍有未盡,有待讀者閱后各自總結。

學歷史有什么用?通常的回答是“資治”或“以史為鑒”,其核心不脫“用”字。讀《文化的江山》,似有頓悟,其實學歷史更重要的是學一種思考方式,最終的目的,是用獨立的眼光審美,用自立的方式做人。

ag真人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