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網絡文學現實題材創作中的問題與反思

來源:文藝報 | 李莎  2020年01月20日08:50

近年來網絡文學出現了現實題材創作熱潮,《2018年中國網絡文學發展報告》的調查數據顯示,網絡文學作品中現實題材占比65.1%,這種現實題材的熱潮,與中國作協的大力推動、扶持有密切關系。在現實題材的推動影響下,一些代表性的網絡文學網站如起點中文網也開始設置專門的“現實”欄目,僅一年時間新增作品達4萬部。根據目前的創作情況,我們認為,在肯定網絡文學現實題材追求的同時,其中也存在一些問題,需要引起我們的反思。

目前這些問題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一是描寫的碎片化,更傾向于“現象”而非“現實”;二是人物塑造的類同化;三是情節的理想化、模式化。

“現實”不等同于“現象”,然而在現實題材的創作中,一些寫手習慣于只抓住一些表面現象,甚至照搬新聞材料和熱點事件,描寫碎片化、表面化。這種現象甚至存在于一些在現實題材創作方面取得重要突破的作品中,以網絡寫手“我本瘋狂”轉向現實題材的第一部作品《鐵骨錚錚》為例,故事以寧夏回族自治區的高鐵建設為背景,這是很有意義的選題,作者也為之做了大量的調查、采訪,總體來看,作品對現實的描寫也具有足夠的深度與真實性,但在有些細節描寫上,卻停留于對一些調查采訪的組合改寫,停留于對現象的追蹤與事實的鋪陳。目前現實題材的作品大量涌現,但量的堆砌并不意味著質的轉變,也不意味著網絡文學現實題材創作已經成熟,甚至這些“量”的生產也是表面化的,題材的重復性比較嚴重,比如描寫警察故事的《朝陽警事》《賊警》等作品在第二屆現實主義網絡文學大賽中獲獎,“警官熱”便成了熱點題材,在起點中文網的“現實”欄目熱搜榜可見到《東京警事》《韓警官》《警官楊前鋒的故事》等各種類似小說,換了人物名字、故事發生地,故事內容卻是大同小異。題材重復性的根源就在于對生活的認識與理解不夠深入,只能抓住一些表象來描寫。從宏觀上來看,近年來的網絡文學現實題材作品對不同行業、不同年齡、不同階層都有涉獵,但對生活內容的照搬,使得有些作品對社會現實的再現大多停留在淺層,表面化、碎片化的描寫較多,有深度的、完整的、力透紙背的刻畫與揭示較少。

人物形象塑造類同化也是目前網絡文學現實題材創作的一個大問題。一些寫手認為現實題材創作就是要將重點放在對現實生活的事實性描述上,而忽略了人在現實中的主體作用,對人物的塑造和描寫呈現出簡單化傾向,用余華的話說,就是“看不到人是怎樣走過來的,也看不到怎樣走去”。換言之,就是寫手們在關注事件真實的時候,卻忽略了人性真實。真實的人是多面化的、復雜的,而不是平面化的、類型化的。在傳統的現實題材作品中,我們可以列舉出很多代表性的人物形象,如“林黛玉”“阿Q”“高老頭”“安娜·卡列尼娜”等等,在網絡文學現實題材中我們能數出來什么樣的人物呢?——“醫生”“警察”“職業女性”“已婚女人”“已婚男人”……他們不是個性鮮明的人物典型,只是類型化的符號。以近年來很火的網絡小說作家阿耐所創作的《回家》《歡樂頌》等作品為例,我們在其中很容易看到同類型的人物,比如,《回家》中的“蘇明玉”和《歡樂頌》中的“安迪”兩個人物形象并沒有明顯的不同。

描寫的碎片化和人物形象塑造的類同化弊病,也會影響故事情節的構思。情節的理想化和模式化可以說是當前網絡文學現實題材創作中值得注意的不良傾向。這些問題的產生,是因為作者在對故事情節進行架構時,既不能從宏觀把握現實,也不能從微觀透析現實。換言之,如果不以作者所把握的時代價值觀來建構情節,故事情節的發展就會變得理想化、俗套化,或者淪為迎合讀者期待的胡編亂造,或者模仿傳統小說的情節模式,體現不出時代性。阿耐的小說《歡樂頌》的“皆大歡喜”結局,在很大程度僅僅是為了貼合粉絲讀者的欲望投射,很難說是生活邏輯本身的演繹結果。情節的理想化與創作者對生活的體驗和理解不夠深入有關。獲第二屆現實主義網絡文學大賽特等獎的小說《大國重工》,講述的是主人公馮嘯辰穿越到1980年代,為建設國家重型裝備工業付出智慧和汗水的故事,總體來看,這部小說是近年來在現實題材創作方面取得重要成就的作品,具有高度的寫實性,比如對年代生活細節的還原,對冶金、礦山、電力等重工業專業知識的詳實敘述。但小說情節仍然存在一定程度的理想化傾向,主人公馮嘯辰一出場便技能加身,既懂生產技術,又懂企業管理,而且一路開掛地解決了技術改進、技術引進等問題。不難看出,小說中仍然使用了網絡文學慣有的“金手指”技能與“打怪升級”的寫作套路。與此同時,小說把國家重工業發展面臨的困境簡化為技術引進的矛盾、把重工業管理的問題簡化為人與人之間“打交道”的矛盾,說明作者對歷史規律與生活邏輯的理解還有待提高。

當前網絡文學現實題材創作存在描寫的碎片化、人物雷同化、情節理想化的問題,究其原因,在于一些網絡寫手對現實題材的理解比較片面。網絡文學的現實題材創作要想得到長足發展,需要對現實、現實主義有正確而深刻的認識。針對目前網絡文學現實題材創作存在的問題,有兩點必須強調,一個是現實主義的藝術概括,一個是現實主義創作的人民性原則。

藝術概括是作家將生活真實轉化為藝術真實的基本方法,文學作品不是簡單地對生活現象進行復制描摹,而是需要作者根據自己的生活體驗和價值觀念對素材進行提煉與藝術加工?,F實題材創作的藝術概括更是要求這種提煉與加工能夠揭示生活的本質與人性的真實。西方的現實主義理論最早可追溯到亞里士多德等人的“模仿論”,但這里所說的模仿并不是照搬生活,而是強調揭示現實世界的可能性、必然性與普遍性。與此類似,歌德提倡“從特殊中看到一般”,席勒則主張“為一般而尋求特殊”,恩格斯強調“細節的真實和真實地再現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這些理論都是對現實主義藝術概括的總結??偟膩碚f,現實主義的藝術概括要具有典型性,而目前一些現實題材的網絡文學創作,在題材內容的選擇、人物的塑造和情節的組織上都缺乏這種典型性。

現實題材創作要堅持人民性原則。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強調了人民性在文藝創作與文藝評論中的重要性,指出要“運用歷史的、人民的、藝術的、美學的觀點評判和鑒賞作品”。人民性原則也是對中國傳統現實主義精神的繼承和發揚?!对娊洝繁憩F了“飲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的現實主義精神,這是在抒人民之情,唐代詩人白居易提出了“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這是在為人民發聲,現代作家魯迅、茅盾、巴金等人的文學創作秉持著“為人生”的精神,始終關注著人民。人民性原則要求真實地反映人民的心聲、抒發人民的情感和情懷,要站在人民的立場上說話。人民性原則要求在創作中反映人民在歷史洪流中的進取精神與積極樂觀的心態,而不是停留在物質欲望、感官刺激的描寫上。人民性原則要求在創作中表現“真善美”,而不是一味地表現人與人之間各種勾心斗角、爾虞我詐。在第二屆“網絡文學周”的大會發言中,李敬澤曾談到當前網絡文學熱衷于表現各種“宮斗”“宅斗”“職場斗”的現象,認為網絡作家不是去表現向上向善的力量,而總愛描寫各種陰狠狡詐的人際關系。他的分析確實指出了當前網絡文學創作存在的問題。網絡文學的現實題材創作必須強調人民性原則,強調作品的感召精神與鼓舞作用,能夠引導當代青年積極投身于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熱潮。

網絡文學迎來了現實題材創作的潮流,這是好現象,但我們也需要注意其中存在的問題,只有深入生活、堅持文藝創作的人民性原則,才能真正推動網絡文學的發展。

ag真人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