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在福清看榕樹

來源:文藝報 | 張莉  2020年01月20日06:40

身為北方人,我很喜歡榕樹。那多半是因為羅大佑《童年》中有一句歌詞叫“池塘邊的榕樹上,知了在聲聲地叫著夏天”。小的時候,我喜歡哼唱,想象什么樣的榕樹,什么樣的知了,以及在哪個池塘邊。不斷地哼唱和想象,最終榕樹之于我變成了美好的存在。

在我的中學校園里,有一棵高大的樹,古老挺拔,每到春夏,便開滿了紅色的絨花,我們都叫它絨花樹。在很長時間里,我一直認為它就是羅大佑歌曲中的“榕樹”。校園里的絨花很美,夏天開滿了淡紅色夾雜白色的絨花,合瓣花冠。它的整個樹冠是打開的,像個大傘一樣,中學時代,我常常跑到這棵樹下面,尤其是在它開花的季節。

那年高考,一大早,我緊張極了,在校園的跑道上慢慢走,遠遠地看著絨花樹上的花朵,它溫和平靜,無聲地綻放,我摘下一朵,慢慢端詳,心漸漸安穩下來。長大后走過很多地方,只要看到這樣的樹,我就會停下來看,仿佛與它相識多年。當然,也是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我所熱愛并有些依戀的絨花樹其實并不是南方的榕樹,它有個美好的名字叫“合歡樹”,或者“綠化樹”。南方的榕樹什么樣兒呢,它不開那種溫柔的花朵,可是,它枝繁葉茂,冠型優雅,有另一種氣度。

我看過很多榕樹。在福建福清的東關寨,我們圍著一棵500年樹齡的榕樹贊嘆不已。它屬于小葉紅榕,平均冠幅在50米以上,是獨樹成林的景觀。它的樹根曲曲折折交錯生長,虬勁滄桑,尤其令人意外的是,它的根不僅深扎于大地,它的根部本身也成為了植物的土壤。滴水觀音在它的根部兀自生長,郁郁蔥蔥,接天連日,從上至下,完全變成了綠色的王國。

真是綠啊,是各種各樣的綠交織在一起,讓人想到各種與綠有關的事物,碧水,碧玉,青山綠水,綠草如茵,青枝綠葉……這些綠色如此靈動,象征著生命的動力與源泉。朋友介紹說,就在這棵古榕樹旁邊還長著各種翠竹和梅樹,當地人為這些植物的共長起名為“青梅竹馬”。也難怪闊大交錯的樹冠上掛著紅色的祈福牌了,在這樣的美好景致下,惟有許下美好愿望才相配。

坐在古榕旁邊的木亭里休息,望著這旺盛生長的大樹。它真是遮風擋雨的所在。誰能想到它已經500多歲了呢?500年依然枝繁葉茂,500年依然綠色盎然。古樹歷經滄桑而綠色依舊令人感嘆。當地人把這一景觀命名為:“古榕聽濤”。我沒有問為何叫古榕聽濤,我一廂情愿地認為,所謂聽濤,聽的是時間之濤、歲月之濤、人世之濤。

記得看古榕樹是在一個黃昏,走累了在木亭內坐著。遠處是夕陽和畬族人民聚居的村寨,腳下是野花開放。久久不想離開。忽然想到陸游有一首詩似乎寫過榕樹下的歇息?!八聵晴姽拇呋钑?,墟落云煙自古今。白發未除豪氣在,醉吹橫笛坐榕陰?!蔽覀冸m談不上白發未除豪氣在,也說不上醉吹橫笛,但是,坐榕陰的美好卻是相似的。所謂古今同慨,莫過于那共在榕陰的瞬間。

在古榕下歇息的片刻,時間已經流逝,卻存在了記憶的深處。

ag真人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