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是時候重新認識國風音樂了

來源:文匯報 | 黃啟哲  2020年01月14日09:03

網絡熱播劇《東宮》劇照。

國風音樂正從二次元年輕人的小眾文化,逐步進入主流大眾的視野,甚至成為華語音樂一條不可忽視的分支。

“小時姑娘”演唱的《愛殤》亮相B站跨年晚會,彈幕上齊刷刷的“東宮女孩”提醒著大家,這是網絡熱播劇《東宮》的插曲。而另一首與《野狼Disco》齊名、火遍全網的歌曲《芒種》,則先后登上了地方衛視綜藝與央視節目的舞臺。其不僅在抖音引發時尚達人編舞翻唱的狂潮,甚至成了各地廣場舞的背景樂。而更為出名的虛擬形象洛天依,在去年帶著她的《權御天下》和鋼琴家郎朗開起了演唱會……

而這一步“出圈”的跨越,不是幾首歌曲短時間的“爆紅”效應,而是用了15年左右的時間。從早年仙俠游戲的衍生產品,到熱度與爭議并存的“古風歌曲”,再到近兩年以“國風音樂”的名號展現品質更高、風格更多元的音樂作品,其所經歷的改變是多方面的。而其中最可喜的,是創作力量已從早期游戲玩家的自娛自樂,到如今迎來更多專業創作力量、甚至學院派的加入。也正因如此,不少網站平臺同樣將其作為原創內容進行多方位扶持。

盡管不少作品還有著制作粗糙、歌詞稚嫩甚至誤用典故、旋律雷同等種種問題,但無法否認的是,龐大的創作基數和廣大愛好者的熱情,共同推動著國風音樂品質的逐步提升。更值得一提的是,一首成功的國風音樂,已不滿足于詞曲的創作,更與古詩詞、漢服、舞蹈等彼此勾連,甚至可以在受眾的二次創作中,不斷發酵成為一整個由青少年享受創作并不斷深化的文化IP。

從古風歌到國風音樂

由自娛自樂的同好逐步深挖傳統文化、探索新音樂類型的創作自覺

因為去年熱播網劇《東宮》喜歡上插曲《愛殤》的“東宮女孩”或許不知道,這支國風音樂創作于十年前。最初,這是為某款游戲制作的配樂。因為作曲小幻一時興起,邀請朋友填詞、制作、演唱,在2009年年初發布到5sing等幾個原創音樂網站。當時做著外事口譯工作的小時姑娘,回憶這首生命周期甚至遠超不少流行歌曲的《愛殤》,感慨完全出于偶然?!鞍l布之后我們就各自忙自己的生活了,可沒想到一直被網友念念不忘,讓當時一群朋友的玩耍,最后變成了一座花園?!?/p>

十年間,《愛殤》沒有所謂宣傳,主創更是極少創作,卻不妨礙其受眾群的一再擴大。先是在古風歌曲盛行時期一再被翻唱。而“暮色起看天邊斜陽,恍惚想起你的臉龐”的歌詞,又在古裝仙俠劇大火之時,成為網友認為最應景的情境描繪。所以《愛殤》在此后,成為網友剪輯《花千骨》等熱門影視劇片段反復使用的音樂素材。有意思的是,十年后正是在《東宮》原著書迷的推薦下,劇組購買這首歌的版權,令《愛殤》借以“自來水”的力量,真正成為影視劇的插曲,迎來十年后又一輪更廣泛的傳唱。

《愛殤》的生命軌跡一定程度上映射了國風音樂類型從萌發到演變的過程。十多年前,這類音樂還是網友自發填詞演唱《仙劍奇俠傳》等國產仙俠游戲配樂的產物。直至2007年,以音樂愛好者組成的“墨明棋妙”為代表,張起“古風”的旗號。不過,對于絕大多數沒有專業背景的愛好者來說,專業水準尚未追上創作自覺,一部分創作還停留在傳統五聲音階“宮商角徵羽”與仿古擬古歌詞的簡單加成之上。

而在流行樂壇,中國風經由周杰倫、王力宏等歌手的創作演繹,早已風靡華語世界。也就在2007年,周杰倫推出了《青花瓷》?!八嘏吖蠢粘銮嗷?,筆鋒濃轉淡”方文山寫意的歌詞搭配周杰倫雜糅R&B與充滿古意婉轉的旋律,被視為流行歌曲中國風的巔峰作品。相較之下,古風歌曲唱的是“漂萍浮蓮,閣深夢淺,無處托鴻雁”。確實,民間力量不管從修辭意境,還是編曲專業性上,都難與唱片工業制作出的作品相匹敵。不過,一兩年只出一張專輯,一張專輯只有一兩首“中國風”的周杰倫,顯然不能夠滿足市場的需要。墨名棋妙團隊成員數十人,12年時間累計創作了300多首作品。

從小看著金庸武俠劇,玩著仙俠古風RPG(角色扮演游戲),追著海外動漫與網絡玄幻文學長大的90后、00后,既是創作者,又是消費者,仙俠題材不可避免成為古風歌曲最主要的主題。而在2015年前后,乘著影視改編網絡文學IP的風潮,音樂創作也逐漸從游戲圈拓展到整個網絡青少年群體,甚至影響著主流樂壇誕生了《卷珠簾》《涼涼》這樣的作品。

告別自娛自樂的萌發階段,專業音樂力量的加入使得音樂風格越發多樣豐富?!肮棚L”最初的形態已不能涵蓋,不少人開始用更包容泛化的國風音樂定義,即具有中國元素的作品,都可以劃入這一范疇。

也就在同期,“北漂”職業混音師殤小謹成立了“音闕詩聽音樂社”。由團隊創作的節氣系列去年意外成了爆款。一首《芒種》更是從線上火到了線下。告別“一臺電腦+一支麥克風”的草根創作,其一開頭跳躍輕盈的女聲吟唱就十分“抓耳”,而間奏部分一段小提琴與古箏的“對話”,更為作品增色不少。在抖音,這首歌的相關話題播放量達到了40多億次。從“古風”到“國風”的演變,對于殤小謹這樣的創作者來說,越來越有一種創作上的文化自覺——國風音樂既是中國音樂傳統的延續,同樣也可以是流行音樂的分支。創作者嘗試在歐美日韓文化影響下的流行音樂之中,融入民樂、古樂等中國元素,使其更符合浸潤于傳統詩詞古典文化的中國人審美,在不斷調配嘗試中,一種區別于海外流行樂的類型輪廓有望顯現。

一首歌變成了一座花園

它不只是一首歌,也是一個故事,甚至一個完整的文化IP

或許正是帶著這種文化認同感,讓國風音樂發展到今天,演變出一整套的內容矩陣。

如果有人問時下大火的《錦鯉抄》好在哪?粉絲不止會告訴你是因為旋律好聽、文辭華麗,他們總會講述歌詞所暗含的一個故事。從前有一位癡迷于鯉魚的畫師。一天家中著火,因愛惜畫作而困于火海,他飼養的鯉魚幻化成人形解救了他。創作者甚至還為這個故事擬古創作了一個文言文版本,見著于“寧武皇仁光九年錦文軒刻本《異聞錄》”。而網友圍繞《錦鯉抄》展開的MV、Cosplay等二次創作,更是勾連起漢服、動漫形象、中國舞等一系列年輕人熱衷的國風內容。

在B站爆火的《千秋歲引》則從央視綜藝《國家寶藏》中,選取《坤輿萬國全圖》、越王勾踐劍等六件文物,不僅以擬人動漫形象展現,更通過六位歌手角色扮演式的演繹,試圖以年輕人的理解展現文物各自的特色內涵。

可以說,國風音樂消費的不僅是音樂本身,更是一整個文化IP。據統計,2019年第一季度,B站國風相關投稿數和UP主數分別同比增長達331%和304%,其中70%UP主的年齡在18-24歲之間;站內傳統文化愛好者也超過4000萬,其中高達88%是95后和00后。而過去受到詬病的“堆砌典雅詞匯”也在青少年對于傳統文化的深入認知中自我修正,并通過歌曲向受眾傳播普及。B站國風音樂《繁華唱遍》視頻里,彈幕熱烈討論著歌詞的意涵。歌詞唱道:“踮腳顧盼梨園,那年我才一十三?!睘楹尾皇且皇蛘咭皇??因為杜牧在《贈別》詩云“娉娉裊裊十三余,豆蔻梢頭二月初?!笔龤q正是所謂“豆蔻年華”。

不過,高速增長的市場規模,并不意味著成熟的產業模式已經建立。眼下,搭載古裝影視劇,國風音樂正逐漸被越來越多的大眾所知曉。各大主流音樂平臺,也都已經辟出了“古風”這一類別。尤其是《芒種》《錦鯉抄》等歌曲在抖音等各大平臺的播放量動輒破億??上啾扔诔墒斓牧餍泄I體系與其商業模式,非專業創作者自下而上創造的國風音樂,還處于主流音樂的邊緣。一度作品尤其是歌詞的參差不齊,也引發公眾的誤解和爭議。

也因如此,盡管能夠發行專輯、合作影視劇,坐擁動輒以億計次的播放量,“變現”模式尚不清晰。非職業創作者的“用愛發電”仍是國風音樂圈的常態。去年,小時與團隊為長沙地標建筑創作了《愛晚亭邊》《岳麓山中》等一系列作品,為的是發掘家鄉古建筑與歷史文化的同時,讓國風音樂從年輕人聚集的二次元世界,邁入更廣泛的大眾群體。

而殤小謹則把這個被看見的過程,形容為“等風來”。除了不斷提升創作,盡可能地投放到更多平臺,“等風來了剛好你這一片葉子吹得更遠一點”。盡管對于創作者本身的過程是被動的,但他卻很樂觀?!熬拖窭钭悠?,未來如果中國能以音樂沖出去,一定是有我們自己文化的東西?!?/p>

ag真人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