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陳漱渝:??薄斞感?薄ば?濒斞?/em> ——魯迅文獻學研究之一

來源:《關東學刊》 | 陳漱渝  2020年01月14日08:43

正確評價一位作家,當然要“知人論世”,了解其生活的時代,其人際關系網絡,以及其創作歷程和心靈歷程,但最根本的依據還是其留存的文本。準確的文本,是閱讀、研究和譯介的依據和基礎。經典作家的文本即經典,經典之作的標點、???、注釋、疏證、輯佚等項工作尤為重要。特別是進行??睍r,無論是技術性的失誤,抑或知識性的失誤,都會影響對文本的理解,甚至產生誤讀。

??迸f稱校仇。一人??睘椤靶!?;一人持本,另一人誦讀,如同怨家相對,故稱“校仇”。校仇的宗旨是恢復文本的歷史原貌,其任務包括厘清次第篇數,恢復篇名原貌,訂正錯訛脫衍,調整竄亂章節,鑒別殘佚真偽。

在??钡闹T項任務中,首要任務是校正文字。前人有云:訓詁學重在解釋字句,??睂W重在訂正字句。??钡姆椒ㄓ卸喾N:有同書多版的對校法,有據同一版本前后互證的本校法,有用他書的引文校正本書的他校法,有用學理判斷校改文字的理校法,用多本對勘的匯校法等等。通行的方法主要是對校和匯校。

??睍斎灰獜V征異本,但關鍵是要得到一個善本。善本就是兼具古、全、精三要素的版本?!肮拧敝缸顬榻咏鼩v史原貌,“全”指內容完整無缺,“精”是指文字減少訛誤。收藏家重視古本,但不能單純以出版時間先后確定善本。

陳垣與《元典章校補釋例》

(1933年刻本)

??睂W在中國具有悠久的傳統。相傳孔子刪“詩”“書”,訂“禮”“樂”,就都跟??毕嚓P。漢武帝時,劉向校訂經傳、諸子、詩賦,取得了豐碩的學術成果。到了清代,包含辨偽、輯佚、??痹趦鹊摹皹銓W”成為了一門顯學。五四新文化運動之后,中國出現了一門“新樸學”,其代表人物是歷史學家陳垣。1930年夏,陳垣從故宮發現了元刻本《元典章》,校正了沈刻《元典章》的一萬二千多條訛誤衍脫,完成了《元典章校補釋例》一書。不僅為研究元代政治、教育、風俗、文化提供了珍貴典籍,而且為中國現代??睂W提供了重要的方法論。

作為中國新文化運動的主將,魯迅既是舊倫理、舊道德的反叛者,也是中國傳統文化精華的傳承者。從青少年時代起,魯迅即養成了治學謹嚴的學風,他在《〈古小說鉤沉〉序》中寫道:“余少喜披覽古說?;蛞娪灁?,則取證類書,偶會逸文,輒亦寫出?!睂τ谒鸭枢l紹興的鄉邦文獻,研究中國小說史、文學史、字體變遷史,魯迅尤其投入了巨大的精力。在整理古籍過程中,魯迅對??边@個環節格外重視。

魯迅《古小說鉤沉》手稿局部

比如,一部清代汪輝祖輯本《謝承后漢書》,魯迅就先后??绷耸危骸霸晔率蝗?,以胡克家本《文選》校一過。十二日,以《開元占經》及《六帖》校一過。十三日,以明刻小字本《藝文類聚》校一過。十四日,以《初學記》校一過。十五日,以《御覽》校一過。十六至十九日,以《范曄書》校一過。二十至二十三日,以《三國志》校一過。二十四日至二十七日,以《北堂書鈔》校一過。二十八至三十一日,以孫校本校一過。元年(按:應為元二年)一月四日至七日,以《事類賦》注校一過?!?《汪輯本〈謝承后漢書〉校記》)又如,唐代劉恂著《嶺表錄異》,原本久佚,后從《永樂大典》中輯出。魯迅據《太平廣記》《太平御覽》《說郛》《寰宇記》等典籍進行???,撰寫了長篇??庇?,使之成為該書的唯一善本。宋人筆記《云谷雜記》,僅49條,魯迅輯校時就補校了百余字,并增補了原刊本闕失的七條,使一部“訛本甚多”的書“始可誦讀”。

魯迅輯?!短扑蝹髌婕?,從1912年起始,至1927年編定,耗時十五年,不僅校訂了字句,而且訂正了前人“妄制篇目,改題撰人”的謬誤。卷末《稗邊小綴》,詳細記錄了魯迅??钡钠D辛。輯錄《小說舊聞鈔》時,蔣瑞藻著《小說考證》已經出版,但魯迅仍校以原本,斟酌字句異同,“未嘗轉販”。(《小說舊聞鈔》序言)

1928年北新書局初版 魯迅校錄《唐宋傳奇集》下冊

最難能可貴的是,魯迅不僅本人輯校古籍時認真嚴謹,友人輯錄古籍,他也無私伸出援手。比如,章廷謙輯錄唐人小說《游仙窟》,魯迅就熱情予以指導,親自撰寫序言,而且還代為校正文字。1925年3月6日魯迅致章廷謙信中就有他樂意代校的表態。

魯迅輯校古籍的方式,有時采用兩本對校。如,??鄙に鼓亲栋儆鹘洝?,就用金陵刻經處刻本跟日本翻刻的高麗藏本進行對校,發現高麗本多有謬誤,便將異文一一批在刻本書眉上,使這部僅有兩萬一千字的佛教寓言的文字精審可信。但更多的時候,魯迅是廣收異本,進行匯校。1910年下季至1911年上季,魯迅抄錄《小說備?!?,就從《北堂書鈔》《初學記》及《酉陽雜俎》這三本書中采錄異文。1912年魯迅輯錄三國謝承《后漢書》,以清代姚之骃輯本為底本,又與孫志祖、汪文臺訂補本一一校正,成為最為完善的新輯本。

魯迅??惫ぷ鞯牡浞吨魇恰讹导?。三國魏末,嵇康的文集在流布過程中,卷數出現了十卷、十三卷、十五卷這三種說法,篇目不同,文字多有違異。魯迅采用了匯校的辦法,即:以明代吳寬《叢書堂鈔本》為底本,又以黃省曾、汪士賢、程榮、張溥、張燮五家刻本進行比勘?!皬腿 度龂尽纷?,《晉書》《〈世說新語〉注》《野客叢書》,胡克家翻宋尤袤本《文選·李善注》,及所著《考異》,宋本《文選·六臣注》,相傳唐鈔《文選集注》(殘本),《樂府詩集》《古詩紀》,及陳禹謨刻本《北堂書鈔》,胡纘宋本《藝文類聚》,錫山安國刻本《初學記》,鮑崇城刻本《太平御覽》等所引,著其異同?!?魯迅《嵇康集序》)。這項工作,從1913年9月開始著手,1924年6月基本完成。但1931年11月,魯迅還在以涵芬樓影印本《六臣注〈文選〉》進行補校,歷時十余年。在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魯迅輯錄古籍叢編》第四卷中,《嵇康集》占153頁,約7萬字。??庇昧χ诹钊梭@嘆。

《魯迅輯錄古籍叢編》

(1999年 人民文學出版社)

魯迅重視??惫偶?,然而魯迅本人的著作也需要???。

魯迅一生留下了多少文化遺產,尚缺乏一個絕對精確的統計數字。據我所知,1981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印行16卷本《魯迅全集》之后,魯迅博物館曾通過電腦檢索,統計這套書使用的漢字總量,約三百萬字。2005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魯迅全集》共18卷,末卷為索引、年表,全書版面字數為七百五十萬字。2008年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魯迅譯文全集》,版面字數為三百六十五萬六千字。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魯迅輯錄古籍叢編》(20種),版面字數為一百四十六萬二千字。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魯迅科學論著集》版面字數為十六萬七千字。那么,魯迅著譯輯校作品的版面字數,總共達一千二百七十六萬五千字左右。

魯迅著作為什么需要??蹦??首先,任何作家寫作時都難免出現筆誤。當下多數作家“換筆”改用電腦寫作,但錄入時也會出現錯誤。

魯迅投寄報刊的文稿多為謄清稿,故差錯率相對低。但書信、日記是私人交流性質,或個人生活記錄,寫作時并沒有公開發表的動機,率性隨意,因而,筆誤或衍字、脫字的情況較多。一旦進入公共領域,供讀者閱讀和學者研究,嚴格??本统蔀榱艘粋€必不可少的環節。比如,魯迅1913年2月9日日記,將“火神廟”誤為“花神廟”。同年5月11日日記,將牙醫徐景文誤為“徐景明”(注一)。魯迅書信中的筆誤比日記更多,除文字錯訛脫衍之外,還有落款日期的錯誤,乃至寫錯受信人的人名。如,1921年9月3日致周作人信,落款誤為“8月3日”。1934年11月24日致金性堯信,抬頭將“性堯”寫成了“惟堯”。(注二)

魯迅著作需要???,還因為魯迅著作作為紙質讀物出版時,又會出現手民之誤。比如,魯迅作品中,以小說集《吶喊》發行量最大;1949年10月之前至少重印了38次,僅北新書局就印行了22次。1930年1月,北新書局出版《吶喊》第13版,應視為《吶喊》的定本。但“定本”并非“善本”,此版印行之后,魯迅曾手寫《〈吶喊〉正誤》兩頁,共改正誤植45處。但據《魯迅著作編年全集》的編者王世家說,此后北新書局出版的《吶喊》并未訂正;而第13版的《吶喊》并非只有45處錯誤,而是多達70余處。

王世家、止庵《魯迅著譯編年全集》

(2009年 人民出版社)

除了文字的錯訛,魯迅作品中還有一些脫文(即漏排的文字)和衍文(即多出來的文字)。比如《熱風·隨感錄二十五》首句:“我一直從前曾見嚴又陵在一本書上發過議論?!薄耙恢睆那啊彼淖旨词茄芪?。脫文則出現得更多。如1921年6月30日致周作人信,“夏目物語”脫一“語”字。1921年7月29日致宮竹心信,“現檢出寄上”一句,脫一“檢”字。1922年1月4日致宮竹心信,“丸善的詳細地址”一句,脫一“詳”字。以上列舉的脫字一目了然,讀者極易判斷。但有些脫字,如果不增補,顯然會影響文意。比如《南腔北調集》所收的《〈自選集〉自序》一文,跟原書對校,可發現“不過我所遵奉的,是那時革命的前驅者的命令”這句重要的話,脫漏了“在壓迫之下”這五個字,應為“是那時在壓迫之下的革命的前驅者的命令”?!斑@些戰士,我想,雖在寂寞中,想頭是不錯的”這一句,脫漏了“和艱難”三個字,應為“雖在寂寞和艱難中”。通過??痹鲅a脫文的意義,由此可見一斑。

在魯迅著作的諸多版本中,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魯迅全集》是以“??北容^準確”著稱的,特別是全集中的日記部分,除1922年日記之外,其余均有現存手稿作為依據,但在排印的過程中,仍有手民之誤。比如,1925年4月27日日記,“靜農”就誤排為“靜衣”。1933年5月20日日記,《晴霽逝世歌》應為《晴雯逝世歌》。同年9月24日日記,“復章雪村信”,應為“得章雪村信”。也有日記手稿中的筆誤并未校出之處。如1931年4月20日日記中的“陽春館”應為“春陽館”。1932年5月6日日記中購書款“七元四角”,據同年書帳,應為“六元四角”。

《魯迅全集》中出現的文字錯訛,有的無關宏旨,有的則會引起誤讀。比如散文詩集《野草》中有一篇《頹敗線的顫動》,寫一位老婦人賣身撫養后代,反受到后代的羞辱損害,而后仰天傾訴,口唇間發出一種“神與獸”的非人間所有的語言。但長期以來,《野草》的版本都排印為“人與獸”。這就與后文語意矛盾。如果是“人”的語言,那怎能“非人間所有”。后來龔明德教授經過???,才指出這一長期誤排的文字。

《魯迅全集》

(2005年 人民文學出版社)

2005年版《魯迅全集》的書信卷還有排版錯位的情況。如,1936年5月4日致曹白信,魯迅談到他的《寫于深夜里》一文是為英文半月刊《中國呼聲》而作。在《中國呼聲》的英文刊名之后,魯迅附加一句:“你能看英文嗎,便中通知我?!钡@句話錯排到了下一行。1936年5月25日致時玳信,有一句是“曹先生(按:指曹白)到我寫信的這時候為止,好好的活著”。但由于排版錯位,變成了“活著,您放心罷?!?929年6月19日致李霽野信,提醒未名社留心狂飚社的暗算。信末附加了一句:“大約目下還不至于”。這一句卻誤排到了“希留心他們的暗算”之前。

進一步??濒斞缸髌?,會遇到什么問題呢?

首先是確定??钡妆締栴}。魯迅著作的版本中有些能確定為善本,可以作為??币罁?。比如《中國礦產志》,魯迅生前曾出四版,1906年上海文明書局、上海普及書局、上海有正書局的增訂再版本應為善本?!吨袊≌f史略》原為講義,名叫《小說大略》,1923年12月和1924年6月,由新潮社分上、下冊出版,至1936年10月魯迅逝世,曾出版11次,其間多次增補修訂,1935年6月上海北新書局出版的第10版為作者的最終修訂本。所以,??贝藭鴳栽摃牡?0版為依據?!秹灐?,魯迅生前曾出5版。1929年3月再版時,魯迅曾作校訂,應可作底本。然而相當多的魯迅作品卻很難確定??钡妆?。

能否一律以手稿作為??币罁??

有些魯迅著作的??钡拇_必須依靠手稿。比如《漢文學史綱》,原是魯迅在廈門大學講授文學史時的講義,魯迅生前未曾出版,僅存油印講義本,手稿同時也保存完好。因油印本有漏刻誤刻處,所以??睍r要依據手稿。但魯迅手稿大多在作者生前已被毀棄或佚失,這一損失難以追回。還有一個特殊情況,即魯迅同一著作有多種手稿,這就決定了魯迅著作的??惫ぷ鞑豢赡芤詥我坏氖指鍨榈妆?。比如《兩地書》,現存三種手稿:一為魯迅與許廣平原信,二為1933年4月青光書局公開出版時的修改本,三是魯迅的手抄紀念本。這三種手稿各有差異。特別是初版時對原信改動甚多。

魯迅《漢文學史綱要》

(2005年 上海古籍出版社)

??濒斞缸髌?,能否一律以最初在報刊上發表的文本——即初刊本為依據?

這也不行。因為作品結集時作者往往對初刊文字進行了增刪修改。比如《故事新編》中的《補天》,初刊時題為《不周山》;《鑄劍》,初刊時題為《眉間尺》。??闭呃懋斪鹬刈髡叩男薷?。再恢復初刊時的原貌,那就是一種退步?!稛犸L》1925年初版,再版本至第10版并無出版的準確日期。魯迅結集時對初刊本的文字進行了增刪?!赌锨槐闭{集》所收文章結集時,有些篇從標題到內容都與初刊時的文字有出入?!稖曙L月談》所收文章,有些在《申報·自由談》發表時曾被國民黨當局的檢查官刪削,結集出版時,魯迅逐一進行增補,并在被刪文字旁加上黑點,以提醒讀者?!肚医橥るs文二集》亦如此。所收雜文48篇,初刊時不少篇被刪削,也是作者在結集時逐一增補,加上黑點為記,恢復原貌后,于1937年7月由上海三閑書屋初版發行。此外,魯迅不少文章結集前未曾發表。如《偽自由書》所收諸篇中,《前記》《后記》以及《保留》《再談保留》《“有名無實”的反駁》《不求甚解》等都未曾在報刊發表。著名小說《傷逝》《孤獨者》結集前也未曾發表。這就更談不上用初刊本對校。

??濒斞钢?,能否都以初版本為依據呢?同樣不行。

這樣講,并非否定初版本在??敝械淖饔?。一般說來,初版本最能顯示作家作品的原始面貌。魯迅在報刊上發表的文章,結集出版前,經常進行增補修訂。比如《花邊文學》,1936年6月由上海聯華書局初版。所收《論秦理齋夫人事》初刊時曾被申報館的總編刪削,《過年》《迎人和咬人》兩文又被檢查官刪削。初版時才由作者恢復了原貌?!肚医橥るs文》,1937年7月由上海三閑書屋初版,其中有6篇被檢查官砍削或查禁,如《病后雜談》原文5段,即被刪去了后4段,僅存第一段?!恫『箅s談之余》題目被改為《病后余談》,被改動49字,刪去198字?!恫恢馕逗筒恢丁房鰰r,后半篇都不見了。1935年3月,作者自編本書,進行了校對增補,于同年12月30日編就。所以,??薄痘ㄟ呂膶W》《且介亭雜文》,都應重視其初版本。

魯迅《花邊文學》

(1936年6月 上海聯華書局初版)

但是,魯迅著作的初版本有的并非定本,亦非善本。前文曾經提及,魯迅小說集《吶喊》,抽掉《不周山》的第13版才是定本??茖W論著《中國礦產志》,增補了十八省礦產資源情況的增訂再版本才是定本。學術論著《中國小說史略》,魯迅不斷精益求精,1935年6月上海北新書局出版的第10版才是最后修訂本。楊霽云先生編選的《集外集》內容前后也有變化。該書1935年5月由上海群眾圖書公司初版,內收魯迅1903年至1933年間的雜文26篇,新詩6首,舊體詩13題14首。但建國之后,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魯迅全集》注釋本時,又對所收文章進行調整,面貌跟《集外集》初版本已有不同。

這樣說來,能否反其道而行之,一律都以后出的再版本作為依據呢?

同樣也行不通。原因之一,是魯迅作品集有的版次錯亂。如《而已集》,第三版有兩種,第五版也有兩種。有的未標明出版日期,如《三閑集》《偽自由書》,初版均未標明日期?!抖募匪陌婧蠹幢徊榻?,后改為《拾零集》出版,被刪去了序言和22篇正文,這就更不應該以《拾零集》為底本去前校正《二心集》?!兑安荨芬粫斞干霸鍪?。1931年出至第7版時,檢查機關刪去了該書的《題辭》,所以,決不能以該書第7版去校正前6版。有些作家有修改自己文字的習慣,其著作再版本往往優于初版本。但魯迅著作的再版本未必都優于初版。魯迅本人就說過,北新書局出版的《朝花夕拾》第三版,內容不變,跟初版比較起來,不過增加了幾個錯字而已。

魯迅《野草》

(1936年11月11版 上海北新書局)

既然??濒斞钢鞑荒軉渭円允指?、初刊本、初版本、再版本為依據,那唯一的選擇就只有“諸本匯校,擇善而從”一法。2001年10月,我跟復旦大學章培桓教授同時應邀赴日本福岡,參加日本中國學會的年會。在跟日本漢學家藤井省三座談時,我提出了這一想法。當時章培桓教授保持沉默,估計他對此說法有所保留。我懂得,“擇善而從”的說法雖然無可厚非,但如何確定孰善孰非,則是一件見仁見智的事情。這也許屬于前人所說的“活?!?,并非“死?!?。章教授是古籍整理名家,他在這方面有豐富的經驗。

其實,我所理解的“多本匯?!?,是指??濒斞缸髌愤^程中,有現存手稿的可以以手稿為底本;能確定為善本的,以善本為底本。其余部分只能用初刊本、初版本和再版本互校。我所理解的所謂“擇善而從”,是指魯迅著作的諸多版本中,有很多文字出入,我統稱為“異文”。這些異文大多不會影響閱讀,很難斷定是非;基本上處于兩可狀況。比如《阿Q正傳》中阿Q有一句名言:一個版本是“我歡喜誰就是誰”,另一個版本則是“我喜歡誰就是誰”?!皻g喜”與“喜歡”意思完全相同,只不過“喜歡”用法更為廣泛,“歡喜”則帶有南方語言特色。又如《祝?!分行稳菹榱稚阂粋€版本是“單是老了些”,另一個版本是“只是老了些”?!皢巍迸c“只”同義,分不出優劣?!斗试怼分械娜宋锖蔚澜y拜訪四銘:一個版本說何道統以“高聲有名”,另一個版本則說他以“大聲有名”,也分不出高下。此類例子極多,詳見(注三)。

只不過在我看來,異文中的文字有的也有優劣高下之分。比如《一件小事》中車夫對老婦人的稱呼,一個版本是“你”,另一個版本是“您”。我認為“您”比“你”好,因為車夫是晚輩,又是北京人,用“您”更符合他的年齡特征和地域特征?!讹L波》中的七斤辛亥革命后剪了辮子,張勛復辟時又只好戴上。一個版本的文字是“七斤既然犯下了皇法”,另一個版本是“七斤既然犯了王法”。我以為“王法”比“皇法”使用時更加普及?!额^發的故事》中的N先生“忽然現出笑容,伸手在自己頭上一摸”,另一個版本作“伸手在自己頭頂一摸”。我以為“頭頂”比“頭上”的部位更為準確。這類例子也很多,詳見(注四)。用魯迅著作中的異文互校,以其中較妥帖的文字改正相對不妥帖的文字,就是“擇善而從”,絕不是??闭咧饔^武斷地修改原作者的文字。這是需要鄭重說明的。

周氏兄弟《域外小說集》

(1909年 東京出版)

??濒斞缸髌返牧硪粋€難點就是對文字的正誤極易誤判。魯迅是章太炎先生弟子,精通小學,好用古字。比如1909年周氏兄弟的譯作《域外小說集》,書名即題為《或外小說集》。1938年版《魯迅全集》在本書《略例》之后附許廣平的按語:“那時先生正從章太炎先生受小學,多喜用古字……現在將這些古字以及似乎句子難懂的地方,都仍存其舊,蓋亦保存一時好尚?!?918年正月四日日記:“黃厶來屬保,應考法官?!薄佰獭奔垂拧澳场弊?。

魯迅更喜用通假字,即用音同音近的字來代表本字。也喜用異體字,即跟規定正體字同音同義但寫法不同的字。一般讀者如不經意,就會誤認為是錯字。如魯迅1925年4月14日在致許廣平信中評論錢玄同的文章:“即頗王羊,而少含蓄,使讀者覽之了然,無所疑惑,故于表白意見,反為相宜,效力亦復很大?!毙胖小巴跹颉?,即“汪洋”之意,形容筆力遒勁恣肆?!巴酢惫帕x可通“旺”,即旺盛;“羊”亦通“徉”,徜徉,意即自由自在。此外,魯迅還經常把“錢”寫成“泉”,把“修”寫成“脩”,把“值”寫成“直”,把“頁”寫成“葉”,把“預”寫成“豫”,把“鮮”寫成“鱻”,把“核”寫成“覈”,把“腰”寫成“要”,把“帽”寫成“冒”,把“撮”寫成“最”,把“桌”寫成“卓”,把“謄”寫成“騰”,把“烏鴉”寫成“烏雅”,把“沉沒”寫成“沈沒”,把“老板”寫成“老版”,把“版本”寫成“板本”,把“計劃”寫成“計畫”,把“糊涂”寫成“胡涂”,把“痊愈”寫成“全愈”,把“風頭”寫成“鋒頭”,把“獅子”寫成“師子”,把“飄渺”寫成“漂渺”,把“螞蟻”寫成“馬蟻”,把“那么”寫成“那末”。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魯迅留學日本七年,所以作品(特別是日記)中還經常夾雜日語詞匯。如,將“聯盟”寫成“連盟”,將“介紹”寫成“紹介”。有些用字,字面跟漢語相同,但含義不同。如,“汽車”,實指“火車”;“自動車”實指“汽車”。魯迅常將“紀念”寫成“記念”,也留下了日語影響的痕跡。當今對外國國名、地名、人名有規范用法,但魯迅當年正值古代書面語言與現代書面語言的轉型期,不可能受當今規范的約束。比如,莫斯科,魯迅譯為“墨斯科”;列寧格勒,魯迅譯為“列寧格拉”;易卜生,魯迅譯為“伊孛生”;裴多菲,魯迅譯為“彼彖飛”;史沫特萊,魯迅譯為“史沫特列”。如不加注釋,讀者可能對不上號。

《新青年》

(第五卷第四號 上海群益書局)

??睒它c也是??濒斞钢鲿r遇到的一個難題。標點符號是標明句讀、語氣以及詞語性質作用的一種符號,成為了書面語言的一個組成部分。因此,??濒斞钢鞑荒懿活櫦皹它c。但,標點符號基本上是一種舶來品?,F在《魯迅全集》中所收魯迅作品最早創作于二十世紀之初,當時中國的讀書人只知道“句讀”,只會給文章加圈加點。直到1918年《新青年》出至第五卷才試用簡單的標點。1920年,國語統一籌備會借鑒國外的標點符號,正式設計出12種新式標點符號。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后,又頒布了《標點符號用法》,不斷對標點用法進行完善?!遏斞溉分械臉它c,有些是魯迅當年添加的,也可能是后來編輯添加的,當然不會完全符合當今規范。比如,魯迅《野草·希望》中提到匈牙利愛國詩人裴多菲的詩作《希望》,原用的是雙引號,當然應該改為書名號。根據當今規范,省略號前后不應該出現其它標點符號,但現行魯迅作品中有時省略號之前出現了逗號,省略號之后出現了句號。有時同一文章中標點符號的用法不一。比如,《且介亭雜文·買〈小學大全〉記》中,在七經、二十四史的書名上加的是雙引號,而在通鑒二字加上的是書名號。也有斷句欠妥的情況。這些也應該校正。(注五)

綜上所述,可見當下通行的魯迅作品的??辟|量仍有提升的空間。如進一步???,遇到的難點將會有很多。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魯迅全集》是幾代學人數十年集體編校的結晶,筆者也躬逢盛舉。雖不敢居功,但失誤之處也應承擔理應承擔的那一部分責任。作為中國現代的文學經典、思想經典、學術經典,對《魯迅全集》的修訂跟《漢語大詞典》的修訂一樣,將“永遠在路上”。這是重大的文化工程,也是國家文化軟實力的象征之一。我們應該鍥而不舍,群策群力,以魯迅的??本裥?焙敏斞钢?。

注解:

注一:魯迅日記手稿中的錯訛釋例

1913年2月9日日記將“火神廟”誤為“花神廟”。同年5月11日日記將牙醫“徐景文”誤為“徐景明”。同年8月21日日記將《元書考》誤為《元畫考》。同年10月4日日記“觀音寺街”的“寺”漏寫了。1915年7月10日日記將“張榮遷”誤為“張榮千”。同年8月31日“寄蟫隱廬信”脫一“信”字。同年11月6日往琉璃廠買“白人”,應為買“白匕”,這是一種古代刀幣。1916年4月30日日記,“館(按:紹興會館)舉秋祭”,應為“春祭”。1918年2月23日日記《新青年》誤寫為《青新年》。1919年6月28日日記《西門豹祠堂碑》脫一“碑”字。1924年2月16日日記“一百二十回《水滸傳》”誤寫為“百卅回”。同年6月2日日記“世界語?!泵撘弧罢Z”字。同年6月11日日記將“陳翔鶴”誤寫為“楊翔鶴”。同年7月15日日記將《蔡氏造老君象》誤寫為“吳氏”。同年10月13日日記將“胡萍霞”誤寫為“吳萍霞”。1925年3月25日日記將《小說研究十六講》誤寫為“十二講”。1926年3月2日日記《知不足齋叢書》脫一“齋”字。1927年8月15日日記將“廣州妙季香餐館”誤寫為“妙奇香”。同年10月8日日記將“百星戲院”誤寫為“百新戲院”。1928年3月27日日記《發須爪》一書名誤寫為“須發爪”。同年6月9日日記,將“上海福民醫院”誤寫為“福田醫院”。同年7月22日日記,將“吳祖藩”誤寫為“胡祖藩”。1929年5月28日日記“在其寓夜飯”脫一“寓”字。1930年4月8日“寄黎錦明”信,脫一“錦”字。同年12月30日信“夜?!惰F甲列車》訖”,將“訖”誤寫為“記”。1931年6月7日日記將“吳德光”誤為“吳德元”,將“陶壽伯”誤為“顧壽伯”。1933年2月16日日記將“尚振聲”誤寫為“尚聲振”。同年3月17日日記“山本夫人”脫一“人”字。同年10月23日日記“MK木刻研究社”脫一“社”字。同年11月13日日記“得山本夫人信”脫一“信”字。同年12月21日日記《故宮日歷》誤寫為《故宮自歷》。1934年1月24日日記“各一本”脫一“一”字。1935年7月3日日記,將“梁文若”誤寫為“李文若”。1936年1月3日日記《羅昭諫文集》脫“文集”二字。同年7月11日日記,將“徐伯昕”誤寫為“許伯”。同年8月5日日記將“津島女士”誤寫為“島津女士”。同年8月13日日記,將“痰中見血”誤寫為“淡中見血”。

注二:魯迅書信手稿中的錯訛釋例

1919年4月28日致錢玄同信,“恐怕就該加直線,我卻沒有加”,手跡將“卻”誤寫為“欲”。1921年9月3日致周作人信,落款誤為“八月三日”。1921年9月4日致周作人信,落款誤為“八月四日”。1921年9月17日致周作人信,“土著”誤寫為“土著”。1921年1月15日致宮竹心信,“余面談”誤寫為“館面談”。1923年1月24日致孫伏園信,第二個落款日期“廿三”應為“廿四”。1924年6月6日致胡適信,“而其宗旨,則在以無所不可之方法買得錢來”,“買”應為“賣”。1925年4月14日致許廣平信,將“湖北”寫為“胡北”。同年6月28日致許廣平信,將“顴骨”寫為“拳骨”。同年9月29日致許欽文信,將“現已出來”誤寫為“出已出來”。1926年1月4日致許廣平信,將“有成書”寫為“有成本”。同年2月27日致陶元慶信,“已收到寄來的信和畫”誤寫為“寄來信的畫”。同年6月29日致許廣平信,將“大約”誤寫為“太約”。同年9月7日致許廣平信,落款誤為“八月”。同年10月10日致許廣平信,“只得”誤寫為“只是”。同年10月15日致許廣平信,“自從”誤寫為“從自”。同年10月23日致許廣平信,“陳源”誤寫為“陳原”。同年11月4日致許廣平信,將“一月”誤寫為“一日”。同年11月18日致許廣平信,將“真正”誤寫為“其正”。同年11月20日致許廣平信,將“我看”誤寫為“我有”。同年12月3日致許廣平信,將“許多天”誤寫為“許多未”。同年12月5日致韋素園信,將“一趟”誤寫為“一躺”。同年12月28日致許壽裳信,將“今得來書”誤寫為“今味來書”。1927年1月10日致韋素園信,信中將“霽野”誤寫為“素園”。同年5月30日致章廷謙信,將“慨”誤寫為“概”。同年9月19日致章廷謙信,將“黃埔軍?!闭`寫為“黃浦學?!?。同年10月31日致江紹原信,將“買主”誤寫為“賣主”。將“粵方”誤寫為“奧方”。同年11月16日致李霽野信,將“帶去”誤寫為“印去”。同年11月20日致江紹原信,“講得好聽點”脫一“好”字。1928年3月16日致李霽野信,“為幸”誤寫為“為率”。1928年3月31日致章廷謙信,“易頗難并立的”,“易”應為“是”。1928年5月4日致李金發信,“讀美術的文字”,“讀”應為“談”。1928年7月22日致韋素園信,“《美術史潮論》”,應為“《美術思潮論》”。1929年1月6日致章廷謙信,將“句容縣”誤寫為“勾容縣”。同年3月15日致章廷謙信,“該委員”脫一“委”字。同年3月23日致許壽裳信,“六角”應為“六元”。同年4月7日致韋素園信,“簡直是軍閥”,“軍閥”誤寫為“軍閱”。同年8月24日致章廷謙信,“開玩笑”寫成了“開玩意”。同年10月20日致李霽野信,將“撥正”寫成了“拔正”。同年11月19日致孫用信,“系托周建人”一句,“系”誤寫為“?!?。1931年2月4日致李秉中信,“陸黃(黃慧如)戀愛”誤寫為“陸王戀愛”。1932年11月23日致許廣平信,將“西單市場”誤寫為“西安市場”。1933年7月11日致母親信,“服侍”誤寫為“服待”。同年7月13日致羅清楨信,“拳頭過大”誤寫為“拳頭過太”。同年10月2日致鄭振鐸信,“還不如將‘永遠’犧牲一點”,句中脫一“如”字。同年10月21日致鄭振鐸信“《訪箋雜記》”誤寫為“《仿箋雜記》”。1934年致李小峰信,“楊邨人與誥”一句,“誥”誤寫為“語”。同年3月27日致臺靜農信,“推闡”誤寫為“推測”。同年4月12日致陳煙橋信,“大小”誤寫為“大約”。同年5月23日致曹靖華信,“另寫四張”誤為“另再四張”。同年5月23日致陳煙橋信,“款項”誤寫為“項款”。同年6月7日致徐懋庸信,“第一路電車”誤為“第一點電車”。同年6月24日致徐懋庸信,“周子兢”誤為“周子競”。同年8月13日致曹聚仁信,“由此”誤寫為“由些”。同年11月24日致金性堯信,“性堯”誤寫為“惟堯”。同年11月28日致劉煒明信,“辦不下去”脫一“下”字。同年12月11日致金性堯信,將“性堯”誤為“維堯”。1935年1月9日致許壽裳信,將“賦閑”誤寫為“投閑”,“今年”誤寫為“今天”。同年3月1日致蕭軍、蕭紅信,將“摧殘”誤寫為“催殘”。同年3月25日致蕭軍信,“其實是醫生”脫一“是”字。3月29日致徐懋庸信,將“加上”誤寫為“加工”。同年4月2日致許壽裳信,“三月一日”誤寫為“五月一日”。同年3月23日致許壽裳信,“商務印書館”脫一“館”字。1935年4月23日致蕭軍、蕭紅信,“要我幫忙時”一句,“時”誤寫為“的”;同信,“這樣”誤寫為“這還”。同年5月22日致孟十還信,“所以近來很少插圖本”一句脫一“以”字。同年6月2日將“六月而夜”誤寫為“六月三夜”。同年7月16日致蕭軍信,“我個人不加入”脫一“人”字;“屈臣氏大藥房”脫一“房”字。同年8月24日致胡風信,“廿二日信”誤寫為“二二信”。同年8月26日致唐弢信,“普通”誤寫為“并通”。同年9月10日致蕭軍信,“出版社”脫一“社”字。同年10月22日致曹靖華信,“撤換”誤寫為“撒換”。同年11月20日致聶紺弩信,“嫌疑”誤寫為“歉疑”。

注三:魯迅作品中兩者皆可的異文釋例

匯校魯迅著作的眾多版本,可發現有很多異文,但無法一一判明哪些屬于魯迅改動,哪些屬于編輯改動,哪些屬于手民之誤。就總體而言,其中的明顯錯訛畢竟是少數,大量的情況是兩者皆可,不影響閱讀,括號內的字句屬于異文。

比如《吶喊·狂人日記》:

1.用饅頭(蘸血舐)

用饅頭(蘸著血舐)

2.正是(這方法)

正是(這個方法)

3.(就)大起來

(便)大起來

4.卻并(沒有說明)

卻并(沒說明)

5.母親也(沒有說不行)

母親也(沒說不行)

《吶喊·明天》:

1.抱著寶兒直向何家(奔過去)

抱著寶兒直向何家(奔去)

2.于是又徑向濟世老店(奔過去)

于是又徑向濟世老店(奔去)

《吶喊·阿Q正傳》:

1.將伊的綢裙請趙太太去(鑒賞)

將伊的綢裙請趙太太去(賞鑒)

2.我(歡喜)誰就是誰

我(喜歡)誰就是誰

《墳·寡婦主義》:

1.倘使沒有(善法)補救

倘使沒有(良法)補救

《彷徨·祝?!罚?/p>

1.(單是)老了些

(只是)老了些

2.說話聲也就(止了)

說話聲也就(停止了)

3.我的心突然緊縮,(幾乎)跳起來

我的心突然緊縮,(幾乎要)跳起來

4.又忽而(疑他)正以為我不早不遲

又忽而(疑心他)正以為我不早不遲

5.四叔一知道,就皺一皺眉,(道……)

四叔一知道,就皺一皺眉,(說道……)

6.看見刺柴上掛著(一只他的小鞋)

看見刺柴上掛著(他的一只小鞋)

7.有些老女人(沒有在街頭)聽到她的話

有些老女人(在街頭沒有)聽到她的話

8.我想,你不如(及早)抵當

我想,你不如(趕早)抵當

《彷徨·在酒樓上》:

這些事我(生平)都沒有經歷過

這些事我(平生)都沒有經歷過

《彷徨·肥皂》:

1.恭恭敬敬的(退去了)

恭恭敬敬的(退出去了)

2.學生也沒有道德,(社會上)也沒有道德

學生也沒有道德,(社會)也沒有道德

3.看見她陷下的(兩頰)已經鼓起

看見她陷下的(面頰)已經鼓起

4.但大約(大半)也因為吃了太熱的飯

但大約(多半)也因為吃了太熱的飯

5.四銘知道那是(高聲)有名的何道統

四銘知道那是(大聲)有名的何道統

6.你(快點燈)照何老伯到書房去

你(趕快點燈)照何老伯到書房去

7.我(算過)了

我(數過)了

《彷徨·示眾》:

1.他也便(跟著去)研究

他也便(跟著來)研究

2.剎(時間)

剎(時)

3.那褲腰以先略略一踉蹌,但便即(站定)

那褲腰以先略略一踉蹌,但便即(站穩)

4.空隙間忽而(探進)一個戴硬草帽的學生模樣的頭來

空隙間忽而(探出)一個戴硬草帽的學生模樣的頭來

《彷徨·高老夫子》:

1.仿佛(想要)蹲下去似的

仿佛(要)蹲下去似的

2.仿佛就要(蹲了下去)似的

仿佛就要(蹲下去)似的

《野草·求乞者》:

我(煩厭)他這追著哀呼

我(煩膩)他這追著哀呼

《野草·復仇(其二)》:

1.可(咒詛)的

可(詛咒)的

2.比釘殺了“神之子”的尤其(血污,血腥)

比釘殺了“神之子”的尤其(血腥,血污)

《野草·風箏》:

1.便很驚惶地(站了起來)

便很驚惶地(站起來)

2.在我們(離別得很久)之后

在我們(離別很久)之后

《野草·墓碣文》:

(即從)大闕口中,窺見死尸

(便從)大闕口中,窺見死尸

《野草·頹敗線的顫動》:

1.媽!我餓,(肚子痛)

媽!我餓,(肚子疼)

2.不(多時候)

不(一會)

《野草·立論》:

一家人家生了一個(男孩)

一家人家生了一個(男孩子)

《野草·死后》:

1.或則要使他們加添些飯后閑談的(材料)

或則要使他們加添些飯后閑談的(資料)

2.使我(忽然)清醒

使我(突然)清醒

《野草·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奴才總不過尋人訴苦,(只要這樣,也只能這樣)

奴才總不過尋人訴苦,(也只能這樣,只要這樣)

《朝花夕拾·〈狗·貓·鼠〉》:

結怨也結得(沒有意思)

結怨也結得(沒有理)

《朝花夕拾·阿長與〈山海經〉》:

我們就(沒有用)么

我們就(沒有用處)么

《朝花夕拾·〈二十四孝圖〉》:

于是孝子就(坐穩了)

于是孝子就(坐定了)

《朝花夕拾·后記》:

1.見唐人李濟翁(做的)《資暇集》卷下

見唐人李濟翁(作的)《資暇集》卷下

2.于陰間的事情其實也(不大了然)

于陰間的事情其實也(不很了然)

《故事新編·奔月》:

前面的天天走熟的(高粱田)

前面的天天走熟的(高粱地)

《故事新編·出關》:

代表們認(這)結果為滿意

代表們認(這個)結果為滿意

《華蓋集·戰士和蒼蠅》:

有缺點的戰士(終竟)是戰士

有缺點的戰士(終究)是戰士

《華蓋集·忽然想到五》:

就很希望(趕忙)變成大人

就很希望(趕快)變成大人

《華蓋集·忽然想到六》:

而外國人所得的古董,卻每從高人的高尚的(袖底里)共清風一同流出

而外國人所得的古董,卻每從高人的高尚的(袖子里)共清風一同流出

《華蓋集·長城》:

凡是世界上稍有(知識)的人們

凡是世界上稍有(智識)的人們

《華蓋集·忽然想到七》:

而幾個在“男尊女卑”的(社會)生長的男人們

而幾個在“男尊女卑”的(社會里)生長的男人們

《華蓋集·忽然想到八》:

1.以(表白)自己的不識字

以(表明)自己的不識字

2.兩天(之內)

兩天(之中)

《華蓋集·忽然想到九》:

我當時沒有(答復)你,一則你信上(不寫地址)

我當時沒有(回復)你,一則你信上(沒有地址)

《華蓋集·并非閑話》:

所(表白)的不過是自己的陰險和卑劣

所(表現)的不過是自己的陰險和卑劣

《華蓋集·這個與那個》:

1.最便當的是《琳瑯秘室叢書》(中的)兩種《茅亭客話》

最便當的是《琳瑯秘室叢書》(里的)兩種《茅亭客話》

2.大概(是不過)想免害

大概(不過)想免害

3.自紳士(以至于)庶民

自紳士(以至)庶民

4.一開首便(拼命)奔馳

一開首便(拼命地)奔馳

《華蓋集·學界的三魂》:

(就如)我們聽說父母可以一棒打殺一般

(正如)我們聽說父母可以一棒打殺一般

《華蓋集續編·有趣的消息》:

躲到別墅里(去研究)漢朝人所做的“四書”注疏和理論去

躲到別墅里(研究)漢朝人所做的“四書”注疏和理論去

《華蓋集續編·古書與白話》:

(凡有)讀過一點古書的人都有這一種老手段

(凡)讀過一點古書的人都有這一種老手段

《華蓋集續編·一點比喻》:

雪白的(群羊)也常常滿街走

雪白的(羊群)也常常滿街走

《華蓋集續編·我不能“帶住”》:

1.自然大可以(隨便)玩把戲

自然大可以(隨意)玩把戲

2.判我以這樣(巨罰)之后

判我以這樣(重罰)之后

3.沒有細看,(說不清)了

沒有細看,(記不清)了

《華蓋集續編·送灶日漫筆》:

1.所以對(鬼神)要用這樣的強硬手段

所以對(神鬼)要用這樣的強硬手段

2.討論問題,(研究)章程

討論問題,(修改)章程

《華蓋集續編·馬上支日記》:

(乃)仍被吞沒

(而)仍被吞沒

《華蓋集續編·記發薪》:

便汗珠雍容(地)越過了折疊往下流

便汗珠雍容(的)越過了折疊往下流

《而已集·憂“天乳”》:

但(只)攻擊束胸是無效的

但(止)攻擊束胸是無效的

《而已集·扣絲雜感》:

有近于赤化之慮者無論矣,而要說(不吉利語)

有近于赤化之慮者無論矣,而要說(不吉利話)

《而已集·魏晉風度及文章與藥及酒之關系》:

1.但現在也不必(細細)研究它

但現在也不必(仔細)研究它

2.為(豫防)皮膚被衣服擦傷

為(御防)皮膚被衣服擦傷

3.但在那時(不要緊)

但在那時(是不要緊的)

4.(所以)吃冷物

(故須)吃冷物

5.一日數次也(不可定)

一日數次也(不定)

6.(叫作)名士派

(叫做)名士派

《三閑集·在鐘樓上》:

至今不聽見有人鳴冤或(冤鬼)訴苦

至今不聽見有人鳴冤或(怨鬼)訴苦

《三閑集·匪筆三篇》:

(要)執紹介之勞了

(想)執紹介之勞了

《三閑集·我和〈語絲〉的始終》:

大意是說我和孫伏園君(因被)晨報館所壓迫,創辦《語絲》

大意是說我和孫伏園君(同被)晨報館所壓迫,創辦《語絲》

《二心集·“硬譯”與“文學的階級性”》:

1.現在的世間,原不是一為學者,(便與)一切事都會有緣的

現在的世間,原不是一為學者,(便和)一切事都會有緣的

2.梁實秋先生是(中國新的批評家)

梁實秋先生是(中國的新批評家)

3.(包含)一切“天書”譯者在內

(含)一切“天書”譯者在內

4.實際上(也并非)無產文學

實際上(并非)無產文學

5.但我從別國里竊得火來,本意卻在(煮自己的肉的)

但我從別國里竊得火來,本意卻在(煮自己的肉的)

《二心集·對于左翼作家聯盟的意見》:

三月二日在左翼作家聯盟大會(講)

三月二日在左翼作家聯盟大會上(的演說)

《二心集·我們要批評家》:

社會科學的譯著又(蜂起云涌)了

社會科學的譯著又(風起云涌)了

《二心集·我們要批評家》:

是極容易(雕謝)的

是極容易(凋謝)的

《二心集·〈進化和退化〉小引》:

1.兌佛黎斯的突變說興而又衰,蘭麻克的環境說(廢而復振)

兌佛黎斯的突變說興而又衰,蘭麻克的環境說(廢而復興)

2.(史沫得列)女士

(史沫特列)女士

《二心集·關于〈唐三藏取經詩話〉的版本》:

(語)頗可信

(話)頗可信

《二心集·一八藝術展覽會小引》:

(這便是)在說“為人類的藝術”的人

(便是這)在說“為人類的藝術”的人

《二心集·“民族主義文學”的任務和運命》:

但也是青年軍人(的作者)的悲哀

但也是青年軍人(作者)的悲哀

《二心集·知難行難》:

蔣召見(胡適之)丁文江

蔣召見(胡適)丁文江

《二心集·風馬?!罚?/p>

查了(一通)

查了(一遍)

《二心集·關于翻譯的通信》:

1.例如(胡適之)之流

例如(胡適)之流

2.直到大學教授的(演講的口頭上的)白話

直到大學教授的(講到的口頭上的)白話

《二心集·現代電影與有產階級》:

1.為了(介紹)日本的好風景于外國

為了(紹介)日本的好風景于外國

2.就(因)看了他們的實際上的“巨片”的緣故

就(因為)看了他們的實際上的“巨片”的緣故

《南腔北調集·非所計也》:

1.(中國的外交界)看慣了在中國什么都是“私人感情”

(外交界)看慣了在中國什么都是“私人感情”

2.恐怕(仍舊)要有人“自行失足落水淹死”的

恐怕(其中仍舊)要有人“自行失足落水淹死”的

《南腔北調集·林克多〈蘇聯聞見錄〉序》:

那人民,(是)平平常常的人物

那人民,(也是)平平常常的人物

《南腔北調集·我的不再受騙了》:

1.小麥和(煤油)的輸出

小麥和(石油)的輸出

2.還來對我們說蘇聯(怎么)不好

還來對我們說蘇聯(怎樣)不好

《南腔北調集·論“第三種人”》:

1.還招致(那)站在路旁看看的看客也一同前進

還招致(那些)站在路旁看看的看客也一同前進

2.卻據說是為了(這未來)的恐怖而“擱筆”了

卻據說是為了(未來)的恐怖而“擱筆”了

3.“死抱住文學不放”的(作者)的擁抱力

“死抱住文學不放”的(作家)的擁抱力

4.先就留心于左翼的(批判)了

先就留心于左翼的(批評)了

5.從(唱本說書)里是可以產生托爾斯泰

從(唱本和說書)里是可以產生托爾斯泰

《南腔北調集·“連環圖畫”辯護》:

讀者就不覺得這是下等,(這在)宣傳了

讀者就不覺得這是下等,(這是)宣傳了

《南腔北調集·辱罵和恐嚇決不是戰斗》:

俄國不是連皇帝的宮殿都沒有燒掉(么)

俄國不是連皇帝的宮殿都沒有燒掉(嗎)

《南腔北調集·〈自選集〉自序》:

1.我又(經驗)了一回同一戰陣中的伙伴還是會這么變化

我又(經歷)了一回同一戰陣中的伙伴還是會這么變化

2.不過已經(逃不出)在散漫的刊物上做文字

不過已經(逃不脫)在散漫的刊物上做文字

3.(都有些)不同

(略有些)不同

《南腔北調集·祝中俄文字之交》:

1.零星的(譯品)且不說罷

零星的(譯品)且不說罷

2.我們雖然從安特來夫的作品里(遇到了)恐怖

我們雖然從安特來夫的作品里(看見了)恐怖

3.有的(笑為)“破鑼”

有的(斥為)“破鑼”

4.而一面又將林克多的《蘇聯聞見錄》(稱為)“反動書籍”

而一面又將林克多的《蘇聯聞見錄》(也稱為)“反動書籍”

《南腔北調集·為了忘卻的記念》:

1.大家都(蒼皇)失措的愁一路

大家都(倉皇)失措的愁一路

2.(諸望)勿念

(請望)勿念

3.又在(第二葉)上,寫著“徐培根”三個字

又在(第二頁)上,寫著“徐培根”三個字

《南腔北調集·看蕭和“看蕭的人們”說》:

(父母和兄弟)都不是自己自由選擇的

(父母兄弟)都不是自己自由選擇的

《南腔北調集·〈蕭伯納在上?!敌颉罚?/p>

1.這就叫作(不成人樣子)

這就叫作(不像人樣子)

2.民族主義(文學者)要靠他來壓服了日本的軍隊

民族主義(文學家)要靠他來壓服了日本的軍隊

3.(各式各樣)的相貌

(各色各樣)的相貌

4.(還給)大英國的記者一個教訓

(還給了)大英國的記者一個教訓

《南腔北調集·由中國女人的腳,推定中國人之非中庸,又由此推定孔夫子有胃病》:

換一句話,就是(“走了極端”了)

換一句話,就是(“走了極端”)

《南腔北調集·關于女人》:

而且(一天一天)的貴起來

而且(一天天)的貴起來

《南腔北調集·又論“第三種人”》:

而且也得到過(世界的)革命的文藝家的抗議了

而且也得到過(世界)革命的文藝家的抗議了

《南腔北調集·上海的女人》:

挑選(不完),決斷不了

挑選(不定),決斷不了

《南腔北調集·“論語一年”》:

1.所以被紳士們(嘲笑)了小半世

所以被紳士們(嘲罵)了小半世

2.但要明白,首先就要(辨別)

但要明白,首先就要(能辨別)

《南腔北調集·小品文的危機》:

1.像狂濤中的(小船)似的了

像狂濤中的(小艇)似的了

2.在方寸的(象牙版)上刻一篇《蘭亭序》

在方寸的(象牙板)上刻一篇《蘭亭序》

3.正是一榻(糊涂)

正是一榻(胡涂)

4.然而現在已經更(沒有書桌)

然而現在已經更(沒有了書桌)

《南腔北調集·漫與》:

1.細細地撫摩著秋天在大自然里發出的“音波”

細細地撫摩著秋天在大自然里發出的“聲波”

2.所以(使)社會有平安和不安的差別

所以(也使)社會有平安和不安的差別

《南腔北調集·世故三昧》:

人們就說(得了)蘇聯的盧布

人們就說(是得了)蘇聯的盧布

《南腔北調集·人》:

從古至今,沒有聽到過(點燈出名)的名人

從古至今,沒有聽到過(以點燈出名)的名人

《南腔北調集·作文秘訣》:

1.聽說這還只授(兒婦),不教女兒

聽說這還只授(兒媳),不教女兒

2.從小(看慣)書籍紙筆

從小(看慣了)書籍紙筆

3.妄將做官的關系,用到作文上(去了)

妄將做官的關系,用到作文上(來了)

《偽自由書·崇實》:

1.例如這《自由談》其實是(不自由)的

例如這《自由談》其實是(不很自由)的

2.(禹)是一條蟲

(聽說禹)是一條蟲

3.(費話)不如少說

(廢話)不如少說

《偽自由書·電的利弊》:

1.辣汁流入肺臟(及)心

辣汁流入肺臟(和)心

2.(殘酷)又超出此種方法萬萬

(慘酷)又超出此種方法萬萬

3.外國用(雅片)醫病

外國用(鴉片)醫病

《偽自由書·航空救國三愿》:

1.現在(各色的人們)大喊著各種的救國

現在(各色人們)大喊著各種的救國

2.原因是在主張人們自己(大概)不是飛行家

原因是在主張人們自己(大抵)不是飛行家

3.痛哭一場,(帶)幾個花圈而去

痛哭一場,(帶了)幾個花圈而去

4.我們應該在防控隊(成立之前)

我們應該在防控隊(尚未成立之前)

《偽自由書·不通兩種》:

1.大概是(著眼)于“通”或“不通”

大概是(先前著眼)于“通”或“不通”

2.有作者(本來還沒有通的)

有作者(文理還沒有通的)

3.費話

(廢話)

4.(一齊)發聲

(同時)發聲

《偽自由書·頌蕭》:

1.所以我們不能(識)他在歐洲大戰以前和以后的思想

所以我們不能(認識)他在歐洲大戰以前和以后的思想

2.坐飛機離開(中國)地面

坐飛機離開(中華民國)地面

《偽自由書·諷刺到幽默》:

只好來改變(社會)

只好來改變(這社會)

《偽自由書·王道詩話》:

1.那(一點兒水)怎么救得熄這樣的大火

那(一點水)怎么救得熄這樣的大火

2.總有一套(秘訣)

總有一套(祖傳秘訣)

《偽自由書·出賣靈魂的秘訣》:

難道真的沒有方法征服中國(么)

難道真的沒有方法征服中國(嗎)

《偽自由書·最藝術的國家》:

從(這一方面)看過去是抵抗

從(這一面)看過去是抵抗

《偽自由書·透底》:

這“什么道也不衛”難道不也是一種“道”(么)

這“什么道也不衛”難道不也是一種“道”(嗎)

《偽自由書·“以夷制夷”》:

然而“夷”又哪有這么(愚笨)呢

然而“夷”又哪有這么(蠢笨)呢

《準風月談·“抄靶子”》:

雖然骨子里(永是)“素重人道”

雖然骨子里(永遠是)“素重人道”

《準風月談·序的解放》:

1.一個人(做)一部書

一個人(做了)一部書

2.(是)封建時代的事

(那是)封建時代的事

3.并且(有點兒)遺產或津貼

并且(有點)遺產或津貼

4.待到上臺(時候)

待到上臺(的時候)

《準風月談·智識過?!罚?/p>

亞門!

阿門!

《準風月談·查舊賬》:

但從現在(看起來)

但從現在(看來)

《準風月談·晨涼漫記》:

(可見是)大家都很以他為奇特的

(可見)大家都很以他為奇特的

《準風月談·踢》:

1.由俄捕(說)

由俄捕(說來)

2.這理由(雖然)簡單

這理由(雖)簡單

《準風月談·中國文壇的悲觀》:

1.(擾亂)是永遠不會收場的

(混亂)是永遠不會收場的

2.即使其中(偶然有)曾經弄過筆墨的人

即使其中(偶有)曾經弄過筆墨的人

3.文壇(決不)因此混亂

文壇(決不至)因此混亂

《準風月談·為翻譯辯護》:

舉(一個例)在這里

舉(一個例子)在這里

《準風月談·四庫全書珍本》:

1.(如果)有別本可得

(倘)有別本可得

2.至今也(還有)一點威光

至今也(還是有)一點威光

《準風月談·幫閑法發隱》:

就(滿腦)都是某闊人如何摸牌

就(滿腦子)都是某闊人如何摸牌

《準風月談·新秋雜識二》:

1.將來想必也(不至)先便廢

將來想必也(不至于)先便廢

2.以為又是(第幾路軍)前來收復失地了

以為又是(第十幾路軍)前來收復失地了

《準風月談·同意和解釋》:

(引用)外國的學說和事實

(引證)外國的學說和事實

《準風月談·文床秋夢》:

(就是)“林丁”先生的舊夢

(這就是)“林丁”先生的舊夢

《準風月談·新秋雜識(三)》:

不知以為(何如)

不知以為(如何)

《準風月談·看變戲法》:

1.真被蔑視(至于)如此

真被蔑視(至)如此

2.(這苦痛)是裝出來的

(但這苦痛)是裝出來的

《花邊文學·洋服的沒落》:

于是便漸漸的(自然)的沒落了

于是便漸漸的(自然而然)的沒落了

《花邊文學·玩具》:

1.(雅片)槍

(鴉片)槍

2.(機槍)玩具

(機關槍)玩具

《花邊文學·水性》:

“識水性”的事(就完全了)

“識水性”的事(就算完全了)

《花邊文學·玩笑只當它玩笑(下)》:

背上寫上(他的)所討厭的名字的戰法

背上寫上(他)所討厭的名字的戰法

《花邊文學·做文章》:

中間(挖空)

中間(鏤空)

《花邊文學·看書瑣記(二)》:

倒(只覺)坐在闊房間里

倒(只覺得)坐在闊房間里

《且介亭雜文·買〈小學大全〉記》:

絕非窮讀書人所敢(窺覗)

絕非窮讀書人所敢(窺視)

《且介亭雜文·門外文談》:

1.(王官)們

(史官)們

2.(幫它)發達

(使它)發達

3.(會給)舊文學一種新力量

(曾給)舊文學一種新力量

《且介亭雜文·拿破侖與隋那》:

1.(成吉思)

(成吉思汗)

2.在世界上真不知救活了多少(孩子)

在世界上真不知救活了多少(小孩子)

《且介亭雜文·寄〈戲〉周刊編者信》:

只要在頭上(給戴上)一頂瓜皮小帽

只要在頭上(戴上)一頂瓜皮小帽

《且介亭雜文·關于新文學》:

1.(不但)勞苦大眾沒有學習和學會的可能

(不單)勞苦大眾沒有學習和學會的可能

2.漢字也是中國勞苦大眾身上的(一個結核)

漢字也是中國勞苦大眾身上的(一個膿瘡)

3.(必需)有學者氣息

(必須)有學者氣息

4.現在的中國,本來還不是一種語言(所能統一)

現在的中國,本來還不是一種語言(所能統一的)

《且介亭雜文·病后雜談之余》:

1.漸有賣給(外國)的資格了

漸有賣給(外國人)的資格了

2.從(沒有見過)一條我所記得的辮子

從(沒見過)一條我所記得的辮子

《且介亭雜文·阿金》:

1.洋巡捕(注意的)聽完之后

洋巡捕(注意)聽完之后

2.但終于(一同)舉起拳頭

但終于(一齊)舉起拳頭

3.在鄰近鬧嚷一下當然不會成(這么)深仇重怨

在鄰近鬧嚷下當然不會成(什么)深仇重怨

4.她就(搖動)了我三十年來的信念和主張

她就(動搖)了我三十年來的信念和主張

《且介亭雜文·論俗人應避雅人》:

1.自然也(不能)絕無其事

自然也(不是)絕無其事

2.如果你不恭維,(還可以)

如果你不恭維,(還好)

3.(假如)不然

(要)不然

《且介亭雜文二集·書的還魂和趕造》:

(實際上)卻不過得到一大堆廢物

(實際)卻不過得到一大堆廢物

《且介亭雜文二集·漫畫而又漫畫》:

從有(一方)說

從有(一方面)說

《且介亭雜文二集·〈中國新文學大系〉小說二集序》:

1.要發見(心里)的眼睛和喉色

要發見(心靈)的眼睛和喉色

2.卻只能(數作)速寫的作者

卻只能(算作)速寫的作者

3.恐怕是自己(不滿)

恐怕是自己(不滿意)

《且介亭雜文二集·內山完造作〈活中國的姿態〉序》:

1.然而即使(力說)是漫談

然而即使(說)是漫談

2.紹介給(日本的)讀者的

紹介給(日本)讀者的

《且介亭雜文二集·非有復譯不可》:

自己首先套上(約婚)戒指了

自己首先套上(訂婚)戒指了

《且介亭雜文二集·論諷刺》:

(就這樣的)被蒙上了“諷刺家”……的頭銜

(就這樣)被蒙上了“諷刺家”……的頭銜

《且介亭雜文二集·從“別字”說開去》:

卻(斷沒有)這樣的書

卻(決沒有)這樣的書

《且介亭雜文二集·徐懋庸作〈打雜記〉序》:

1.不是東西(之談)也要算是“人言”

不是東西(之言)也要算是“人言”

2.但我知道(中國的)這幾年的雜文作者

但我知道(中國)這幾年的雜文作者

3.這是《唐詩三百首》里的(第一首)

這是《唐詩三百首》里的(一首)

《且介亭雜文二集·在現代中國的孔夫子》:

1.孔夫子沒有留下(照相)來

孔夫子沒有留下(像片)來

2.若是(從新)雕塑的話

若是(重新)雕塑的話

3.腰帶上(插著)一把劍

腰帶上(佩著)一把劍

4.便(遵守)一定的注釋

便(遵從)一定的注釋

5.和……(法蘭西和英吉利)打仗

和……(法蘭西和英吉利等)打仗

6.用官帑(大翻)起洋鬼子的書籍來了

用官帑(翻譯)起洋鬼子的書籍來了

7.他(主張)這是法國和英國常常來討利益

他(認為)這是法國和英國常常來討利益

8.他又是一九○○年的有名的(義和團)的幕后的發動者

他又是一九○○年的有名的(義和團事件)的幕后的發動者

9.(而且)發生這樣感覺的,我想(決)不止我一個人

(而)發生這樣感覺的,我想(絕)不止我一個人

10.孔夫子在本國的(不遇)

孔夫子在本國的(際遇不佳)

11.于是要打倒他的(欲望),也就(越加旺盛)

于是要打倒他的(情緒),也就(越法高漲)

《且介亭雜文二集·文壇三戶》:

1.(凡有)弄弄筆墨的人們

(凡是)弄弄筆墨的人們

2.(家景)大不如意了

(家境)大不如意了

《且介亭雜文二集·“題未定”草(一至三)》:

中國的立學校來學(四國話)

中國的立學校來學(四國語)

《且介亭雜文二集·幾乎無事的悲劇》:

連他們誠心來幫(紳士)的忙

連他們誠心來幫(紳士們)的忙

《且介亭雜文二集·三論“文人相輕”》:

這(并非)刻薄的比喻

這(并非是)刻薄的比喻

《且介亭雜文二集·五論“文人相輕”——明術》:

如(“浪里白跳)張順”

如(“浪里白條)張順”

《且介亭雜文二集·論毛筆之類》:

(凡有)毛筆擁護論者

(凡是)毛筆擁護論者

《且介亭雜文二集·陀思妥夫斯基的事》:

不過作為(中國的讀者)的我

不過作為(中國讀者)的我

《且介亭雜文二集·“題未定”草(六至九)》:

1.這是我在利用中國人只顧空面子的(缺點)

這是我在利用中國人只顧空面子的(弱點)

2.與(塵濁)無干

與(塵俗)無干

《且介亭雜文末編·我要騙人》:

(或者)不中止

(或)不中止

《且介亭雜文末編·三月的租界》:

我們(夢一般)這樣叫了

我們(夢一般的)這樣叫了

《且介亭雜文末編·〈吶喊〉捷克譯本序言》:

1.因為(我們)也是曾被壓迫

因為(我們自己)也是曾被壓迫

2.可惜走這條道路的人(又少的很)

可惜走這條道路的人(歷來又少的很)

3.因此能夠展開在捷克的讀者的(面前)

因此能夠展開在捷克的讀者的(眼前)

4.因為我們都曾經走過(苦難)的道路

因為我們都曾經走過(艱難)的道路

《且介亭雜文末編·文人比較學》:

因為(充其量)還不過是印出了一些草率的書來

因為(我自充其量)還不過是印出了一些草率的書來

《且介亭雜文末編·〈海上述林〉下卷序言》:

而且有時也許因了(插圖)的引動

而且有時也許因了(插畫)的引動

《且介亭雜文末編·答托洛斯基派的信》:

因為你們(高超的理論)為日本所歡迎

因為你們(的高超理論)為日本所歡迎

《且介亭雜文末編·論現在我們的文學運動》:

廣泛到包括現在中國各種生活和斗爭的(意識)的一切文學

廣泛到包括現在中國各種生活和斗爭的(有意識)的一切文學

《且介亭雜文末編·“這也是生活”……》:

(連接)而來的是靜靜的死

(接連)而來的是靜靜的死

《集外集·序言》:

1.又(怎么還知道)悔呢?

又(怎么知道)悔呢?

2.(是或者因為)看去好像抄譯

(是或者)看去好像抄譯

3.(一篇是)“雷錠”的最初紹介

(一篇為)“雷錠”的最初紹介

《集外集·斯巴達之魂》:

1.(黎河尼佗)王后

(黎阿尼佗)王后

2.(榮光)何若?

(光榮)何若?

3.(旅人)寒起

(旅客)寒起

4.軍容(益莊),惟(呼歡)殷殷若春雷起

軍容(益壯),惟(歡呼)殷殷若春雷起

《集外集·說鈤》:

1.(獨比倫)氏

(獨比侖)氏

2.(多漠爾愢)氏

(多漠爾思)氏

《集外集·人與時》:

我不(和)你說什么

我不(知)你說什么

《集外集·記“楊樹達”君的襲來》:

(而況)是假裝的

(況且)是假裝的

《集外集·編完寫起》:

悚然于階級(很不同)的兩類人

悚然于階級(不同)的兩類人

《集外集·通信(復未名)》:

一定(是要)宣傳什么主義

一定(是)宣傳什么主義

《集外集·〈關于〈紅笑〉〉》:

嫌疑(也總要)在后出這一本

嫌疑(總要)在后出這一本

《集外集·選本》:

1.《世說新語》并沒有說明是(選的)

《世說新語》并沒有說明是(選者)

2.好像劉義慶或他的門客(所搜集)

好像劉義慶或他的門客(搜集)

《集外集·懷舊》:

1.作(厲色)曰

作(厲聲)曰

2.次日(便以)界尺擊吾首曰

次日(即以)界尺擊吾首曰

3.故嘗(投)三十一金

故嘗(投贈以)三十一金

《集外集拾遺·對于〈新潮〉一部分的意見》:

一朝有了棍子,就都要(打死的)

一朝有了棍子,就都要(打死吆)

《集外集拾遺·幫忙文學與幫閑文學》:

1.不幫忙也不幫閑的文學(真也太不多)

不幫忙也不幫閑的文學(真太不會多)

2.現在做文章的(人們)幾乎都是幫閑幫忙的人物

現在做文章的(人)幾乎都是幫閑幫忙的人物

《集外集拾遺·上海所感》:

1.但令人并不覺得(怎樣)變化

但令人并不覺得(怎么)變化

2.它告訴讀者的(是也并非)有什么外交問題

它告訴讀者的(是并非)有什么外交問題

《兩地書·一》:

五四以后的青年是很可悲觀(痛哭)的了

五四以后的青年是很可悲觀(痛苦)的了

《兩地書·二》:

1.向牧師(瀝訴)困苦的半生

向牧師(歷訴)困苦的半生

2.(倘是)墨翟先生

(倘若)墨翟先生

《兩地書·三》:

1.得到(許多)暗示

得到(多少)暗示

2.其所以出死力以(力爭)的

其所以出死力以(爭取)的

《兩地書·四》:

(我)總覺得有點迂

(則我)總覺得有點迂

《兩地書·五》:

“(繳)白卷”

“(交)白卷”

《兩地書·十八》:

1.在良心上總覺得遺憾的(一件事)

在良心上總覺得遺憾的(一樁事)

2.無論(如何)奇怪的邏輯

無論(用如何)奇怪的邏輯

《兩地書·三○》:

1.這回可也有一點相信(謊說)了

這回可也有一點相信(謊語)了

2.等你(裝足)了

等你(灌足)了

《兩地書·三五》:

對舊的(仍)用舊法

對舊的(仍然)用舊法

《兩地書·三七》:

開會時(有)國民黨員百余人

開會時(共有)國民黨員百余人

《兩地書·四一》:

(語堂)的住宅的房頂也吹破了

(林語堂)的住宅的房頂也吹破了

《兩地書·四六》:

孫伏園和(張頤)

孫伏園和(張頤教授)

《兩地書·四八》:

1.卻(真出)我的“意表之外”

卻(真出于)我的“意表之外”

2.不足(多論)也:

不足(多道)也

《兩地書·四九》:

無雨則(熱甚)

無雨則(甚熱)

《兩地書·五三》:

只恐怕(在此)住不慣

只恐怕(我在此)住不慣

《兩地書·五六》:

(對于)我的態度

(記者對于)我的態度

《兩地書·六一》:

1.而他們(硬當)我發了大財

而他們(硬說)我發了大財

2.以及豫備教課,明天我有(兩小時)

以及豫備教課,明天我有(兩堂)

《兩地書·六四》:

但事實的牽扯(也實在)太利害

但事實的牽扯(實在也)太利害

《兩地書·六七》:

待我陸續開出(劇目)來罷

待我陸續開出(戲目)來罷

《兩地書·六八》:

和我的(所用)是同一意義么

和我的(所用的)是同一意義么

《兩地書·六九》:

對于(“紳士”們)仍然加以打擊

對于(“現代”系)仍然加以打擊

《兩地書·七○》:

明天(當或有)游行

明天(當有)游行

《兩地書·七二》:

直接禁罰(他們)

直接禁罰(她們)

《兩地書·七四》:

就(到旁的地方去)

就(只得往汕頭做教員)

《兩地書·七五》:

同來的(鬼祟)又遮住了他的眼睛

同來的(鬼蜮)又遮住了他的眼睛

《兩地書·七六》:

要鬧到校長身敗名裂(才罷云)

要鬧到校長身敗名裂(才罷)

《兩地書·八二》:

但校長以為這(不過)口惠

但校長以為這(不過是)口惠

《兩地書·一○○》:

結果是(和以前一樣)

結果是(舊派占勢力)

《兩地書·一○四》:

(門房)連公物都據為己有

(學校門房)連公物都據為己有

《兩地書·一○六》:

中央銀行(鈔票)

中央銀行(一元鈔票)

《兩地書·一二一》:

此外(什么)也不做

此外(什么事)也不做

《兩地書·一三五》:

1.(總計)各種態度

(綜計)各種態度

2.有些人必有奉送飯碗(之舉)

有些人必有奉送飯碗(之惠)

1920年5月4日致宋崇義

(然由)仆觀之

(然而)仆觀之

1922年2月16日致宮竹心:

(止認得)幾個學校

(只認得)幾個學校

1926年10月28日致許廣平:

不(忽兒窮)忽兒有點收入

不(忽而窮)忽而有點收入

1926年11月15日致許廣平:

長虹在《狂飚》第五期(已盡力)攻擊

長虹在《狂飚》第五期(盡力)攻擊

1926年11月28日致許廣平:

又(耗去了)許多工夫

又(耗去)許多工夫

1926年12月2日致許廣平:

(我看)這樣就可以過冬

(我想)這樣就可以過冬

1926年12月12日致許廣平:

我將來擬在校中取得(一間屋)

我將來擬在校中取得(一間房)

1926年12月16致許廣平:

我們那里有一句(俗話)

我們那里有一句(俗語)

1929年5月23日致許廣平:

(此時)是二十三日之夜十點半

(此刻)是二十三日之夜十點半

1930年11月23日致孫用:

(印)全圖須七百二十元

(即)全圖須七百二十元

1934年4月12日致陳煙橋:

(大約)為四十八方吋

(大小)為四十八方吋

1936年2月19日致陳光堯:

(聞之)已久

(聞知)已久

注四:??敝械摹皳裆贫鴱摹贬尷?/span>

1.《墳·娜拉走后怎樣》:“普度(一切)人類和救活一人,大小實在太遠了……”(按:“人類”是集合名詞,不受數量副詞修飾,前面的“一切”二字累贅,應刪。)

2.《墳·堅壁清野主義》:“兵家(并)非我的素業”(按:校改時增一“并”字。)

同上文:“為什么(要)上公園呢”。(按:校改時增一“要”字。)

3.《熱風·隨感錄四十一》:“守著這專勸人自暴自棄的格言的人,也怕(怕也)并不少?!?將“也怕”校改為“怕也”。)

4.《熱風·隨感錄五十三》:“中華武士會便率領了一班天罡拳陰截腿之流,大分(發)冤卓?!?按:將“分”校改為“發”。)

5.《熱風·不懂的音譯》:“我記不清(楚)什么報了?!?按:??焙髣h一“楚”字。)

6.《吶喊·自序》:“有一夜,他翻著(看)我那古碑的鈔本……”(按:??焙髮ⅰ爸备臑椤翱础?。)

7.《吶喊·孔乙己》:“掌柜是決不責備(罵)的?!?按:將“備”改為“罵”。)

8.《吶喊·一件小事》:“我還能裁判(這)車夫么?”(按:加一“這”字。)

9.《吶喊·頭發的故事》:(1)“他們不說什么,撅著嘴(唇)走出房去?!?按:刪一“唇”字。)

(2)“n忽然現出笑容,伸手在自己頭上(頂)一摸?!?按:將“上”校改為“頂”。)

10.《吶喊·風波》:七斤既然犯了皇(王)法……(按:將“皇”校改為“王”。)

11.《吶喊·故鄉》:“這正是一個廿(二十)年前的閏土?!?按:將“廿”校改為“二十”。)

12.《吶喊·阿Q正傳》:(1)“其余看quei的偏僻字樣,更加湊(合)不上了?!?按:將“湊”校改為“合”。)

(2)“……似乎打(人)的是自己,被打的是別一個自己,不久也就仿佛是自己打了別個(人)一般……”(按:??睍r增加了兩個“人”字。)

(3)“阿Q以為他要逃了,搶進(過)去就是一拳?!?按:將“進”校改為“過”。)

13.《吶喊·端午節》“臉上很有些得意的形(神)色?!?按:將“形”校改為“神”。)

14.《彷徨·祝?!罚?1)“于是大家分頭尋淘籮……直到河邊,才見平平正正的放在岸(石)上……”(按:將“岸上”校改為“岸石上”。)

(2).“祥林嫂似乎很局促(不妥)了……”(按:將“局促”校改為“不妥”。)

(3)“再一強或者索性撞一個死,就好了?,F在呢,你和你的第二個男人過活不到兩年倒落了一件大罪名?!?按:將“就好了”校改為“倒好了”;“倒落了”改為“卻落了”。)

(4)“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按:現校改為“第二天早上起來時”。)

(5)“而且很膽怯”。(按:現校改為“而且從此很膽怯”。)

(6)“祥林嫂怎么這樣了?”(按:現校改為“祥林嫂怎么這模樣了?”)

15.《彷徨·在酒樓上》:(1)“他一手擎著煙卷,一只手扶著酒杯”。(按:校改為“一手扶著酒杯”。)

(2)“也還是祝贊她一生幸?!?。(按:現校改為“也還是祝她一生幸?!?。)

(3)“不時的吐紅和流夜汗”。(按:將“吐紅”校改為“吐血”。)

(4)“長庚說的全是誑”。(按:校改為“長庚說的全是謊”。)

16.《彷徨·幸福的家庭》:“連你也來欺侮我”。(按:校改為“連你也來欺負我”。)

17.《彷徨·肥皂》:(1)“即刻一徑到耳根”。(按:校改為“即刻一直到耳根”。)

(2)“四銘忽而怒得客觀?!?按:校改為“四銘忽而大怒起來?!?

(3)“四銘接來看時,知道是字典?!?按:校改為“知道約是英華辭典”。)

(4)“肥皂就被錄用了”。(按:校改為“肥皂就被采用了”。)

18.《彷徨·長明燈》:“你一定要我們大家變泥鰍么?”(按:校改為“你一定要害得我們大家變泥鰍么?”)

19.《彷徨·弟兄》:“這立刻使他手腳覺得發冷?!?按:校改為“這立刻使他手腳都覺得發冷?!?

20.《野草·秋夜》:“然而四圍的空氣都應和著笑?!?按:將“空氣”校改為“空中”。)

21.《野草·求乞者》:“但是啞的?!?按:“啞的”校改為“啞子”。)

22.《野草·希望》:“青年們很平安”。(按:“很平安”校改為“都很平安”。)

23.《野草·風箏》:“于是二十年來毫不憶及的幼小時候對于精神的虐殺的這一幕……”(按:將“幼小時候”校改為“兒時”。)

24.《野草·好的故事》:“這時是潑剌奔迸的紅錦帶。帶織入狗中……”(按:校改為“這時是潑剌的紅錦帶織入狗中?!?

25.《野草·過客》:(1)“脅下掛一個口袋”。(按:校改時刪一“個”字。)

(2)“什么也不比這些好看”。(按:校改為“什么也決不比這些好看”。)

(3)“這于你沒有好處?!?按:校改為“這于你沒有什么好處?!?

26.《野草·死火》:(1)“冰谷四面登時完全青白?!?按:“登時”校改為“頓時”。)

(2)我低頭一看,死火已經燃燒,燒穿了我的衣裳。(按:“衣裳”校改為“衣袋”。)

(3)“我也被冰凍凍得要死?!?按:校改時刪一個“凍”字。)

(4)“那我就不如燒完?!?按:校改為“那我倒不如燒完?!?

(5)“但我還來得及看見那車墜入冰谷中?!?按:校改為“但我還來得及看見那車就墜入冰谷中?!?

27.《野草·死后》:“他卻絲毫也不動?!?按:校改為“它卻全然不動?!?

28.《野草·這樣的戰士》:“他微笑,偏側一擲,卻正中了他們的心窩?!?按:“偏側”校改為“左側”。)

29.《野草·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我住的簡直比豬窠……”(按:“豬窠”校改為“豬窩”。)

30.《野草·淡淡的血痕中》:“卻不敢使血色永遠鮮秾”。(按:“秾”校改為“濃”。)

31.《野草·一覺》:(1)“每聽得機件搏擊空氣的聲音”。(按:“聽得”校改為“聽見”。)

(2)“但同時也深切地感著‘缶’的存在”。(按:“感著”校改為“感到”。)

32.《朝花夕拾·后記》:“你看這樣一位七十歲的老太爺整年假惺惺地玩著一個‘搖唱咚’”。(按:“七十歲”校改為“七十多歲”。)

33.《華蓋集·這個與那個》:“所以倘有誰要預知令夫人后日的豐姿,也只要看丈母?!?按:“只要看”校改為“只要看看”。)

34.《華蓋集·這回是“多數”的把戲》:“要是真如陳源教授所言,女師大學生只有二十了呢?”(按:“二十了”校改為“二十人了”。)

35.《華蓋集續編·我還不能“帶住”》:“忘卻了你們的教授的頭銜?!?按:“教授的頭銜”校改為“教授頭銜”。)

36.《華蓋集續編·送灶的漫筆》:(1)“雖說我們到討論完畢后才散罷?!?按:刪去“到”字。)

(2)“六七點鐘時分的焦躁不安,就是肚子對于本身和別人的警告?!?按:刪去“時分”的“分”字。)

37.《華蓋集續編·“死地”》:“那就中國人真將死無葬身之所……”(按:刪去“就”字。)

38.《華蓋集續編的續編·廈門通信(三)》:“及至到了這里,看看情形,便將印《漢畫像考》的希望取消。并且自己編合訂本限為一本?!?按:“便將”前加一“我”字。)

39.《而已集·略談香港》:“那時的留學生中,很有一部分抱著革命的思想……”(按:“一部分”后面加一“人”字。)

40.《而已集·通信》:(1)“我尤其怕的是演說,因為它有指定的時候,不聽拖延?!?按:“不聽”改為“不能”。)

(2)“現在我也不想拿什么費話來搗亂?!?按:“費話”改為“廢話”。)

41.《而已集·“意表之外”》:“必須加說明”(按:“加”校改為“加以”。)

42.《而已集·新時代的放債法》:(1)“于是乎是算賬了?!?按:“是”校改為“要”。)

(2)“于是乎又得新‘世故’?!?按:“得”校改為“得了”。)

43.《而已集·魏晉風度及文章與藥及酒之關系》:(1)“不過我們講到曹操,很容易就想起《三國志演義》,更而想起戲臺上那一位花面的奸臣?!?按:“更而想起”校改為“更聯想到”。)

(2)“這本書是北大的講義?!?按:“北大”校改為“北京大學”。)

(3)“他引出離當時不久的事實,這也是別人所不敢用的?!?按:校改為“他引用離當時不久的事實,這也是別人所不敢的?!?

(4)“他的遺令不但沒有依著格式?!?按:校改為“他的遺令不獨沒有依著格式?!?

(5)“七人的文章很少流傳?!?按:“很少流傳”校改為“都很少流傳”。)

(6)“假使有天下饑荒的一個時候?!?按:“一個時候”校改為“時候”。)

(7)“有多人跟著走?!?按:“有多人”校改為“有許多人”。)

(8)“阮年青時”(按:“年青時”校改為“年輕時”。)

(9)“這大概是因為吃藥和吃酒之分?!?按:“吃酒”校改為“喝酒”。)

(10)“有一條是說長官處不可常去,亦不可住宿?!?按:“不可住宿”校改為“不可常住宿”。)

(11)“嵇康阮籍的縱酒,是也能做文章的?!?按:“也能做文章的”校改為“亦能做文章的”。)

(12)“據我所知的大概是這樣,但我學識太少,沒有詳細的研究?!?按:“所知”校改為“所知道的”,“學識太少”校改為“學識太淺薄”,“沒有詳細的研究”校改為“沒有作詳細的研究”。)

44.《而已集·再談香港》:(1)“古籍只抽二三十本書?!?按:“只抽”校改為“只抽出”。)

(2)“床上的鋪蓋已經散得稀亂,一個凳子躺在破鋪上?!?按:“破鋪”校改為“破服”。)

(3)“真不是看長椅子上的手巾包?!?按:“手巾包”校改為“手提包”。)

(4)“由同胞撕下來拋出去的?!?按:“拋出去”校改為“摔出去”。)

45.《而已集·〈塵影〉題辭》:(1)“現在的文藝,是往往給人不舒服的?!?按:“給人”校改為“給人以”。)

(2)“我看見一篇《塵影》,它的愉快和重壓留與各色的人們?!?按:“它的”校改為“它將”。)

(3)“十二月二十四夜”(按:校改為“十二月二十四日夜”。)

46.《三閑集·無聲的中國》:(1)“將文章當作古董,以不能使人認識,使人懂得為好,也許是有趣的事罷?!?按:“不能使人認識”校改為“不能認識”。)

(2)“我們可聽到埃及人的聲音,可聽到安南朝鮮的聲音?”(按:“埃及人的聲音”校改為“埃及的聲音”。)

47.《三閑集·〈吾國征俄戰史之一頁〉》:“這只有這作者‘清癯’先生是蒙古人倒還記得過去?!?按:“這只有這”校改為“這只有”。)

48.《二心集·現代電影與有產階級》:(1)“善良而無疑的看客?!?按:“無疑”校改為“無所疑”。)

(2)“戰爭也不過仗了那動底的煽情的視覺,使他們興奮,有趣罷了?!?按:“那動底的”校改為“那種”。)

(3)“為了使德國的獨占底大電影公司不成為國權覺宣傳機關?!?按:“國權覺”校改為“國權覺的”。)

(4)“在小市民家庭劇中”(按:“小市民”校改為“小市民底”。)

(5)“打獵”(按:校改為“游獵”。)

49.《南腔北調集·我們不再受騙了》:“在墨斯科的展覽會就有二十次?!?按:“展覽會”校改為“藝術展覽會”。)

50.《南腔北調集·祝中俄文字之交》:“我們的讀者大眾卻不因此而進退?!?按:“卻不因此”校改為“卻決不因此”。)

51.《南腔北調集·看蕭和“看蕭的人們”記》:(1)“我想,倘若作為肖像畫的模范,倒是很出色的?!?按:“肖像畫的模范”校改為“肖像畫”。)

(2)“蕭吃得并不多,但也許開始的時候,已經很吃了一通了也很難說?!?按:“也很難說”校改為“也難說”。)

52.《南腔北調集·談金圣嘆》:“試翻明末的野史……”(按:“明末”校改為“明末清初”。)

53.《南腔北調集·給文學社信》:“為什么無端虛構事跡?!?按:“事跡”校改為“劣跡”。)

54.《南腔北調集·上海的少女》:“和富戶豪家的縱恣的變態是不可同日而語的?!?按:“縱恣”校改為“縱欲”。)

55.《南腔北調集·〈木刻創作法〉序》:“這書雖然因此要成為不過一粒星星之火……”(按:校改后刪掉“不過”二字。)

56.《偽自由書·觀斗》:(1)“也愛看自己們斗爭?!?按:校改后刪去“們”字。)

(2)“弩機的制度早已失傳了?!?按:“制度”校改為“制造法”。)

57.《偽自由書·崇實》:“大學生雖然是‘中堅分子’,然而沒有市價,假使歐美的市場上值到五百美金一名口……”(按:校改為“五百美金一口”。)

58.《偽自由書·迎頭經》:“嚴飭所部切勿越界一步?!?按:“切勿越界”校改為“勿越租界”。)

59.《偽自由書·“人話”》:“隨手抄撮的東西不必說了?!?按:“不必說了”校改為“更不必說了”。)

60.《準風月談·爬和撞》:(1)“從前梁實秋教授曾經說過……”(按:校改時去掉“曾經”二字。)

(2)“踹著他們的肩膀和頭頂,爬上去了?!?按:“踹”校改為“踩”。)

(3)“而預約著你們名利雙收的神仙生活?!?按:“預約著”后加上“給”字。)

61.《準風月談·幫閑法發隱》:“使大家心里想……”(按:刪掉“心里”二字,)

62.《準風月談·電影的教訓》:“機鍵是‘招駙馬’?!?按:“機鍵”校改為“關鍵”。)

63.《準風月談·關于翻譯(下)》:“就知道讀者是減少了許多多了?!?按:“許多多了”校改為“許許多多”。)

64.《準風月談·黃禍》:“但三十年之前……”(按:校改時刪去“之”字。)

65.《準風月談·〈撲空〉正誤》:“手頭沒有書?!?按:“沒有”校改為“無”。)

66.《準風月談·野獸訓練法》:“所以我們的古之人……”(按:“古之人”校改為“古人”。)

67.《準風月談·青年與老子》:“我忘記了出于什么書里的了?!?按:“忘記了”校改為“忘了”。)

68.《花邊文學·零食》:“裝起了篆字的和羅馬字母合璧的年紅電燈的招牌?!?按:“篆字”后刪一“的”字。)

69.《花邊文學·看書瑣記(二)》:“那小姐后來就對一位紳士說的是……”(按:刪去“就”字。)

70.《且介亭雜文·儒術》:“下署‘顏子推’?!?按:校改為“顏之推”。)

71.《且介亭雜文·隔膜》:“而恨不足以辦此?!?按:“不足”校改為“力不足”。)

72.《且介亭雜文·難行和不信》:“其實是那一面都不相信的?!?按:“那一面”校改為“哪一面”。)

73.《且介亭雜文·買〈小學大全〉記》:(1)“尚不足以泄公憤而快人心?!?按:“泄公憤”校改為“昭公憤”。)

(2)“應‘撤毀’者有書籍六種,都是古書,而有他的序跋?!?按:“都是古書”校改為“卻是古書”。)

74.《且介亭雜文·答曹聚仁先生信》:“語文和口語不能完全相同?!?按:“語文”校改為“文章”。)

75.《且介亭雜文·從孩子的照相說起》:“我在這里還要附一句像是多余的聲明?!?按:“附一句”校改為“附加一句”。)

76.《且介亭雜文·門外文談》:(1)“現在的學者們雖然并沒有分明的結論,但聽他口氣……”(按:“聽他”校改為“聽他的”。)

(2)“甲乙兩人,一張以弱,扮著戲玩……乙只得要求互換,卻又被甲咬得要命,一說怨話甲便道……”(按:“一”校改為“乙”。)

77.《且介亭雜文二集·〈中國新文學大系〉小說二集》:(1)“那《戎馬聲中》……”(按:校改為“那篇《戎馬聲中》”)

(2)“那就成為沙寧之徒?!?按:“成為”前加“不免”二字。)

78.《且介亭雜文二集·內山完造作〈活中國的姿態〉序》:(1)“連江蘇和浙江方面……”(按:“方面”校改為“一帶”。)

(2)“他一看見本國里乞丐之多……”(按:刪去“里”字。)

79.《且介亭雜文二集·論毛筆之類》:(1)“原是斐洲的植物?!?按:“斐洲”校改為“非洲”。)

(2)“是沒有偷金雞那子那么危險的?!?按:“金雞那子”校改為“金雞那種子”。)

80.《且介亭雜文末編·記蘇聯版畫展覽會》:“兩種是用強水浸蝕銅版和石版而成?!?按:“強水”校改為“鏹水”。)

81.《集外集·序言》:“而他偏愛到各處投稿?!?按:“到各處”校改為“到處”。)

82.《集外集·烽話五則》:“聽得烘烘地響時……”(按:“烘烘”校改為“哄哄”。)

83.《集外集·“音樂”?》:“然而音樂又何等好聽呵?!?按:“呵”校改為“啊”。)

84.《兩地書·十八》:“寫信給陸晶清請交代清楚了?!?按:刪去“請”字。)

85.《兩地書·十九》:(1)“四月卅的信收到了?!?按:“卅”后增一“日”字。)

(2)“原來老爺們的涕泗滂沱較小姐們的“潸然淚下”更甚百倍的?!?按:“涕泗滂沱”后加一“是”字。)

86.《兩地書·二九》:“止此而已罷?!?按:“止此”校改為“至此”。)

87.《兩地書·三○》:“現在和六個同學同進退?!?按:校改時刪去“和”字。女師大校長楊蔭榆開除六名學生,其中包括許廣平。)

88.《兩地書·三三》:“則舊稿須在本星期五出版?!?按:“須”校改為“便”。)

89.《兩地書·五三》:“放鞭爆?!?按:“爆”校改為“炮”。)

90.《兩地書·五六》:“兼士至于如此模胡?!?按:“模胡”校改為“胡涂”。)

91.《兩地書·六六》:“至于刊物,則查截在日記上的,是廿一,廿,各一回?!?按:校改后將“廿”置于“廿一”前。)

92.《兩地書·六七》:(1)“今日(星六。廿)本校學生召集全體大會?!?按:“學生”校改為“學生會”。)

(2)“則由此整理一下?!?按:將“整理一下”校改為“將舊派分子打倒”。)

(3)“馬又到廣東‘害群’了?!?按:將“廣東”校改為“省立女師”。)

93.《兩地書·九五》:“狂飚中人一面罵我……”(按:“狂飚”校改為“狂飚社”。)

94.《兩地書·一二七》:“恰如其人的聲音笑貌?!?按:“聲音笑貌”校改為“音容笑貌”。)

95.《兩地書·一三五》:“這封信的下端,是因為加添兩張,自己拆過的?!?“按:“這封信”校改為“這信封”。)

96.1925年5月26日致李秉中信:“而且往反再三?!?按:“反”校改為“返”。)

97.1935年4月23日致蕭軍、蕭紅:“是人來要我幫忙的?!?按:“幫忙的”校改為“幫忙時”。)

注五:《魯迅全集》標點校改釋例

1.《熱風·隨感錄二十五》:“窮人的孩子蓬頭垢面在街上轉,闊人的孩子妖形妖勢嬌聲嬌氣的在家里轉?!?按:在兩個“孩子”后添加兩個逗號,將原第二個逗號改為分號。)

2.《熱風·隨感錄五十六“來了”》:“這是他們沒有說明,我也無從知道,”(按:將第二個逗號改為句號。)

3.《彷徨·在酒樓上》:“我只記得還做孩子時候的吃盡一碗拌著驅除蛔蟲藥粉的沙糖才有這樣難?!?按:在“沙糖”后加一逗號。)

4.《彷徨·弟兄》:“掛著的日歷上,寫著兩個漆黑的隸書?!?按:去掉“日歷上”后面的逗號。)

5.《野草·死火》:(1)“這是高大的冰山,上接冰天,天上凍云彌漫,片片如魚鱗模樣?!?按:“上接冰天”后的逗號改為分號。)

(2)“可惜他們息息變幻,永無定形。雖然凝視又凝視,無不留下怎樣一定的跡象?!?按:“永無定形”后的句號改為逗號。)

6.《野草·死后》“嘖?!?!”(按:“嘖”后的句號應刪。)

7.《華蓋集·評心雕龍》:“庶幾可以免于流產,……”(按:省略號前應刪去逗號。)

8.《華蓋集續編·馬上支日記》:“目下的雜感就寫進這日記里去……?!?按:省略號去掉句號。)

9.《華蓋集續編·記“發薪”》:“因為他敢于解開了官衫——也許是紡綢,我不大認識這東西?!∩?,露著胖得擁成折疊的胸肚……”(按:第二個破折號前的句號應刪去。)

10.《三閑集·某筆兩篇·其一》:“若夫‘縣長,所長,處長,局長,廳長。通儒。顯宦’,而又‘兼作良醫’,則誠曠古未有者矣?!?按:“廳長”后面的句號改為逗號。)

11.《二心集·以腳報國》:文中引用1931年8月31日《申報·自由談》所刊《楊縵華女士游歐雜感》,原文只用句號斷句。但又出現了省略號和單引號、雙引號。這一部分的標點應予規范。

12.《二心集·幾條“順”的翻譯》:“據我所知道,在瑞典有一個生物學名家Nilsson Ehle是考驗小麥的遺傳的?!?在“是”字之前加一逗號。)

13.《二心集·中華民國的新“堂·吉訶德”們》:“見十二月《申報》《自由談》?!?按:應改為《申報·自由談》。)

14.《二心集·現代電影與有產階級》:“而對于洋大人是極其有禮的。就是這一點?!?按:第一個句號應改為逗號。)

15.《南腔北調集·“論語一年”》:“假使蕭也是一只蛆蟲,卻還是一只偉大的蛆蟲?!?按:此處句號改為驚嘆號。)

16.《偽自由書·文學上的折扣》:“文學家倘不用事實來證明他已經改變了他的夸大,裝腔,撒謊……的老脾氣?!?按:此處省略號可刪。)

17.《且介亭雜文·儒術》:(1)《金史》《王若虛傳》(按:應改為《金史·王若虛傳》。)

(2)《元史》《張德輝傳》(按:應改為《元史·張德輝傳》。)

(3)同書《送范立中赴襄陽詩序》云——(按:破折號應改為冒號。)

18.《且介亭雜文·門外文談》:“教育家,文學家,言語學家……?!?按:應去掉省略號后面的句號。)

19.《且介亭雜文·論俗人應避雅人》:“大家都知道‘賢者避世’,我以為現在的俗人卻要避雅,這也是一種‘明哲保身’?!?按:根據文意,此處雅字應加雙引號。)

20.《且介亭雜文二集·名人和名言》:“就要寫錯?!?按:刪掉句號。)

21.《且介亭雜文二集·“題未定”章(六至九)》:《琴操》《脊令操》(按:校改為《琴操·脊令操》。)

22.《且介亭雜文末編·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漢書》《嚴助傳》(按:校改為《漢書·嚴助傳》)

23.《集外集·斯巴達之魂》:“咄咄……然危哉,危哉!”(按:原斷句有誤,校改為“咄咄然……危哉,危哉!”)

24.《兩地書·一》:(1)“然而是‘昏夜乞憐’,丑態百出,嘖嘖在人耳口?!?按:下引號應置于“口”字之右上角。)

(2)“——除非畢生抱病?!鄲瀯t怎比愛人還來得親密?!?按:“抱病”后的句號應刪。)

25.《兩地書·五》:“學生是應該效法的,此后……”(按:逗號改句號。)

26.《兩地書·六》:“但這種滿紙是‘將來’和‘準備’的指教?!?按:指教二字也應加雙引號。)

27.《兩地書·七》:(1)“先生在九點多鐘就去了,——想又是被人唆使的罷?”(按:破折號前的逗號應刪去。)

(2)“……騙幾個錢,——人不多,恐怕這目的也難達?!?按:破折號前的逗號和后面的句號應刪去。)

(3)“那么,把戲也就演不成了?!?按:另一版本無逗號。)

28.《兩地書·十二》:“……故于表白意見,反而相宜,效力亦復很大,我的東西都常招誤解?!?按:“很大”后逗號改句號。)

29.《兩地書·十五》:“非怕‘難為’,‘出軌’等等”(按:刪除逗號。)

30.《兩地書·十六》:“但是范圍較《猛進》,《孤軍》等等偏重政治者為寬”(按:刪去逗號。)

31.《兩地書·十七》:“但也確有隔斷讀者注意的弊端,我想了另一格式……”(按:逗號改句號。)

32.《兩地書·十八》:“此外還用過‘歸真’,‘寒潭’,‘君平’……等名字”(按:刪去兩個逗號。)

33.《兩地書·十九》:“與‘淚’,‘哭’無關的么?!?按:刪去逗號。)

34.《兩地書·二三》:(1)“恐怕自身也當同樣的設想罷?!?按:句號改嘆號。)

(2)“但是,自私是總脫不掉的?!?按:刪去逗號。)

35.《兩地書·二四》:“又如來信說,凡有死的同我有關的,同時我就憎恨所有與我無關的……”(按:后兩句是引用信中文字,所以從“凡有……無關的”這兩句應加引號。)

36.《兩地書·二八》:“真的,‘苦之量如故’?!?按:刪去逗號。)

37.《兩地書·二九》:賜列第□期《莽原》(按:賜列第□期《莽原》是援引許廣平前信中的原話,必須加雙引號。)

38.《兩地書·三七》:“……可省許多麻煩,這是船中所聞,先寫寄?!?按:“麻煩”后用句號。)

39.《兩地書·四一》:“但我多年沒有浮水了,又想,倘若你在這里,恐怕一定不贊成我這舉動?!?按:“又想”前的逗號改為分號。)

40.《兩地書·四五》:“注意起居飲食……,總之無一時是我自己的時間?!?按:省略號后刪去逗號。)

41.《兩地書·四七》:“還是玩玩吃吃的好,學校的廚子不好?!?按:逗號改句號。)

42.《兩地書·四九》:“上課時汗流浹背的,蚊子大出?!?按:逗號改句號。)

43.《兩地書·六六》:“……學校的別的事情卻沒有提,他大約不久當可回校?!?按:逗號改句號。)

44.《兩地書·七十》:“上月間廣州學生聯合會例須召集各校,開全體大會?!?按:“上月間”后加逗號。)

45.《兩地書·八二》:(1)“但這天我校又發生了事故。記得前信已經提及……”(按:逗號改句號。)

(2)“……一面具呈教育廳辭職,這事迫得我們三人沒有辦法”(按:逗號改句號。)

46.《兩地書·八五》:“即使沒有風潮,也往往顧此失彼,不知你此后可有教書之處……”(按:“失彼”后逗號改句號。)

47.《兩地書·八八》:“你們學校真好像‘濕手捏了干面粉’,粘纏極了,”(按:第二個逗號改句號。)

48.《兩地書·九一》:(1)“故全校仍未上課,舊派學生忽對于總務主任及我開始攻擊?!?按:逗號改句號。)

(2)“有這樣脆。我想一落地必碎?!?按:句號改逗號。)

49.1926年9月4日致許廣平:“我疑心是廣大……”(按:“廣大”應加雙引號,因系輪船船名。)

50.《兩地書·九五》:(1)“報上有一封她的公開信,說賣文也可以過活,我想……”(按:“我想”前的逗號改句號。)

(2)“那人的是否確當就是一個問題,我先前何嘗不出于自愿……”(按:逗號改句號。)

51.《兩地書·一○四》:“今日學生會也舉代表來留,自然是具文而已?!?按:“自然”前句號改逗號。)

52.《兩地書·一○六》:“你看這樣懶法。如何處置呢?”(按:句號改逗號。)

53.《兩地書·一二○》:“我相信天下癡呆蓋無過此君了,現在距郵局遠……”(按:逗號改句號。)

54.《兩地書·一二六》:“此刻兩點又醒了?!?按:“此刻兩點”后加逗號。)

55.《兩地書·一三四》“今日三先生送來《東方》,《新女性》各一本?!?按:逗號應刪。)

56.1921年1月3日致胡適:“便可以用上兩法而第二個辦法更為順當(按:“兩法”后加逗號。)

ag真人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