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池莉:內心深處與多重視角

來源:《小說選刊》 | 池莉  2020年01月14日08:41

仿佛一個智力游戲,多年來,我會時常把玩,當然也會認真琢磨:漢語言文字究竟是一種怎樣的文字?字與字之間采用怎樣的結構,才能最貼切表達你要表達的表達?你要表達什么?你表達對象處于什么位置?表達對象的位置有“心”,還有“內心”,還有“內心深處”,等等。早年學醫時候,考試生理解剖,面對一顆福爾馬林浸泡過的心臟標本,我能夠順利找到心室、心房、瓣膜以及主動脈、主靜脈,這是心。那么內心呢?內心深處呢?在哪里?我完全找不著。這顆心臟也曾經鮮活,也曾經與所有人的一樣,還有內心與內心深處,如果說它們并不呈現在解剖圖上,那么它們究竟藏在哪里呢?哦!它們藏在另外維度!它們藏在精神世界!藏在靈魂層面!或許,文學比醫學更能夠捕捉它們!這閃電般的聯想,在那一瞬間,足以讓當時的我,那個狂熱文青,欣喜若狂并最終導致棄醫從文。未曾料到的是:寫作了幾十年以后,卻還在尋找內心深處的途中。一次又一次,還在攻克這個難關;卻也欣喜于有這么一個難關需要不斷攻克。畢竟,一個人終其一生,玩不膩的游戲,實在不多。這個中篇小說《打造》,正是我再一次地尋找。

《打造》寫當下一對年輕人,在他們的二胎受孕過程中,意外遭遇了生殖困境。年輕人心思淺,內心容易暴露出來,而他們的內心深處,卻也是深藏不露的。往往,年輕人并不自知那種深藏不露,所以他們表面上十分無辜,裝得天真無知,我必須深入天真無知去探求他們的內心深處。以及,潛入與他們息息相關的家族所有男女老少的內心深處。

在這里,男女雙方兩個家族所有男女老少,看起來都是家族繁衍的積極支持者,實質上卻正是年輕人生殖困境的種種因素。于是,多重敘述視角來了。如果僅僅只是從這對年輕人的視角敘述,是無法深入每個人內心深處的。內心深處與一般心情、一般常理、一般常規,大相徑庭。內心深處十分詭異,它在瞬間的決定,瞬間支配的舉止行為,甚至令當事人自己都不敢相信。正是每一個人的內心深處都蜿蜒曲折,生活表面的交叉小徑上,才呈現出一團亂麻的迷宮般困境。

同時還有非常重要的技術問題:這么一大堆亂七八糟的內心深處,如何結構漢語言文字,才夠恰到好處呈現呢?長句?短句?長句只要含兩個以上動詞,翻譯腔就很重了。那么短句吧,一個動詞主宰一句,但又容易顯得為短句而短句。盡量去掉虛詞吧。虛詞拖累語速,拖沓內容,文人腔調,不是我故事的人物所使用的語言。大肆砍掉“的、地、得”吧,哪怕看上去似乎出現了一些校對錯誤,《現漢》肯定不高興,但是語言這個工具,難道不就是在使用中不斷變化的嗎?

好吧好吧豁出去了。

ag真人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