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白銀時代詩歌金庫》新書出版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 呂家佐  2020年01月14日11:55

《白銀時代詩歌金庫》(女詩人卷、男詩人卷)書影。浙江文藝出版社供圖

2020年1月13日,記者獲悉,浙江文藝出版社“可以文化”近日推出了“雙頭鷹經典”叢書第二輯之詩歌集《白銀時代詩歌金庫·女詩人卷》和《白銀時代詩歌金庫·男詩人卷》。

據介紹,浙江文藝出版社“可以文化”出品的“雙頭鷹經典”是著力推薦俄蘇“白銀時代”文學經典的叢書。從2017年1月起,“雙頭鷹經典”第一輯8部作品(《南十字星共和國》《燃燒的天使》《莫里哀先生傳》《逃亡》《大師與瑪格麗特》《彼得堡》《阿爾謝尼耶夫的一生》《七個被絞死的人》)出版上市后掀起不小的文學熱潮。俄國文學批評家喬治·尼瓦曾在《俄羅斯文學史》中這樣說到:“從今天的觀點來看,俄羅斯文學的‘白銀時代’似乎是俄羅斯文學的‘黃金時代’?!睆倪@個角度看,俄國文學的“白銀時代”仍有大量中國讀者不太了解、甚至完全陌生的,但國際影響不容忽視的作家、作品有待開發和譯介。從2020年1月開始,“雙頭鷹經典”第二輯將再次集結這些優秀的作家、作品,為國內讀者帶來來自俄國凜冽“嚴冬的一個吻”。

第二輯首先面世的是詩歌集《白銀時代詩歌金庫·女詩人卷》和《白銀時代詩歌金庫·男詩人卷》,“女詩人卷”收錄了白銀時代最負盛名的九位女詩人的210余篇詩歌代表作,“男詩人卷”收錄了十六位男詩人的230余篇詩歌代表作。除了中國讀者熟知的詩人巨匠,如阿赫瑪托娃、茲維塔耶娃、勃洛克、曼德爾施塔姆等,更有“小眾”一些的名家,如羅赫維茨卡婭、葉蓮娜·古羅、切魯賓娜·加布里亞克、米哈伊爾·庫茲明、維利米爾·赫列勃尼科夫、伊戈爾·謝維里亞寧等。這個個性鮮明、極富才華的詩人群體在動蕩不安、危機四伏的俄國社會中,在悲傷的世紀末情緒里,迸發出了自己耀眼的光芒,形成了豐富而各有千秋的文學流派,共同締造了文學成就獨特的“白銀時代”。他們用最凝練的語言形式——詩歌,書寫著當時俄羅斯涌動著的種種思潮,以不羈的反傳統形式,宣泄自己的精神苦悶和生存窘迫感。

在“白銀時代”詩人中,女詩人群體有著更獨特的藝術成就和人生際遇。愛倫堡對茨維塔耶娃給予了高度評價,稱她“作為一個詩人而生,并且作為一個人而死”。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布洛茨基認為“在我們這個世紀,再沒有比茨維塔耶娃更偉大的詩人了”。阿赫瑪托娃被稱為“俄羅斯詩歌的月亮”和“俄羅斯的薩?!?。由此可見,讀者對她們是如此喜愛。在“白銀時代”的詩人群體中,女性詩人的比例很大,成就也非常高。她們由于自身經歷的不同,所創作的詩歌內容、風格也各有不同。在大時代的悲傷基調之下,她們或尋覓神秘的彼岸,或追思遙遠過去的文化余韻,或纏綿于不可得的朦朧愛情,創作出了極具個人風格的詩歌。季娜伊達·吉皮烏斯是最富有象征意味和宗教感的一位詩人。她的詩中,有對理性世界即“彼世”的不倦追求,有抒發愛情的思緒,也有對祖國命運的憂慮。吉皮烏斯的詩歌總體上與“老一代”象征主義詩人相同,描述孤獨、愛、死、個性、人的無力感、神性和獸性的交織與糾纏,等等。然而詩人獨特的個性、詩意的天性以及個人際遇,使得她的詩歌中那種脆弱與犀利、彷徨與決絕、憂郁與激情的矛盾面尤為明顯,也使得她的詩歌更多維、更立體。

出版方介紹,在此之前,圖書市場上“白銀時代”詩歌也存在一些譯本,有的是從英文等語言版本翻譯而來,有的局限于編選讀者熟知的幾位詩人,而這套“白銀時代詩歌金庫”希望能從一個宏觀的角度較為全面地把握“白銀時代”詩歌的面貌。本書的譯者鄭體武先生是俄語文學專家,多年傾注心力于“白銀時代”文學的教學、研究與翻譯,他花費數年心血精心編選、翻譯的金庫版“白銀時代”詩歌譯本均譯自俄語原版的詩歌,同時他獨特的選詩角度也為讀者提供了“白銀時代”詩人不同以往的全新認識維度。例如我們熟知的馬雅可夫斯基,在許多人心中對他的定義是革命詩人,是“蘇維埃最優秀的詩人”。而且在譯介上,現存的譯文也確實偏重他后期的革命詩歌。本書彌補了這個遺憾,將早期作為現代派的馬雅可夫斯基介紹給讀者。他同布爾柳克、赫列勃尼科夫和卡緬斯基共同發表未來派宣言《給社會趣味一記耳光》和《鑒賞家的陷阱》等,要求同傳統進行徹底決裂,打破詞法和句法常規,擴大詞匯(包括造新詞),隨意使用標點符號,賦予詩歌以新的、更自由的節奏;還“命令”實行“藝術民主化”,即把詩歌與繪畫從沙龍和展廳遷移到廣場、街道、公共汽車、墻壁等上面來,使藝術能夠接近每一個人,以實現“藝術面前人人平等”。他的這一系列詩歌主張也在他的詩歌里有著深刻的體現。

ag真人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