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中國青年報》“五月”創刊首期:00后的詩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20年01月13日08:43

創刊的話

青春如夢,歲月如花。最美的想象都盛開在五月。在快速互聯網化的今天,中國青年報“五月”文學版這個20后今天誕生。本版為雙周刊,歡迎青年們把自己原創的小說、散文、詩歌、劇本、隨筆、日記等發給我們([email protected]),讓“五月”成為你們播撒文學種子的園地,在這里實現你“人生的第一份見報稿”夢想。掃碼可以閱讀《中國青年作家報》電子版和中青網作家頻道,那里是一片更大的五月花海。

00后青年一代已經開始走向舞臺中央,進入他們人生的“五月”。詩天生青春性,詩人歷來最敏感、最熱情、最富創造力,青年詩人更是如此。本期我們推出“00后的詩”專版,請00后用詩歌講述他們的心聲。

-------------------------

神秘莫測的青春詩緒

曾鎮南

《中國青年報》創刊“五月”,首期以“00后的詩”整版推出,顯示了其年輕而銳氣、開放而不羈的藝術眼光。這里的編輯們,以其對新時代的敏感,以其對新世紀開始后才出生的一代青少年心事和情緒的感知,決心讓自己的副刊,成為催育新時代文藝幼苗的園圃,成為剛剛破土而出的藝術嫩芽展葉伸枝的一片晴空。

00后的青春,最是爆長的初階、沖刺的起步。這些大人慣看的小孩子,突然躥起了個頭,走路或騎行都風快,成群結伴或塊然獨處,擁入校園或撒向野外,大聲喧嘩或竊竊私語,在人們面前掠過、遠去……這鬧哄哄的一團,倏然又會變成清晨國旗下嚴肅而整齊的行列。他們在想些什么?他們會奔向何方?他們幽萌的詩緒,會抽出怎樣神秘莫測的詩的絲縷?倘還存有探秘的好奇心的讀者們,請來這里一顧吧。

我們看到了“騎行的影子/被折疊成短促/風箏線抽出”,迭印成雜沓錯亂的光影,卻又在光這“唯一的、無數的橋”上匯聚成“連串黏稠的穿梭”;我們也看到“生命會像蝴蝶一般自由神往嗎”的設問,卻又理性地“探尋未知”:“將來/是只癩蛤?。€是青蛙?!边@首詩的冷靜的結尾,又成了我們欣賞另外三首寫得明朗而幽默、明媚而優美、清明而幻變的短詩《巨人》《秋天的銀杏樹》《肥皂泡》的觸媒;我們的00后小詩人,他們對成長的煩惱、困惑的反思,有時是多么率真而奇妙呵。

這里當然也不會缺少對紛紜成長中的戀情的抒寫。戀情是少男少女們成長之樹叉出的最青蔥、最朦朧,也是最清亮的一枝?!肚锾斓你y杏樹》可算是這類詩中寫得最明媚、最舒展的佳作,《不是情詩》的情詩則以一副在異國他鄉求學的少年伙伴有些嚴峻清切的面容,透露出別一種成長中的情愫的矜持。

新時代的青春詩緒,的確是神秘莫測的。它像一汪春水,漫漶無際;像一樹初花,千姿百態;像一天早霞,蘊光無量;像一聲云雀,清亮渺遠。這種詩緒是無私的、率真的、放射的、無界的。它是對萬物無所不想擁抱的、對萬象無所不想窺探的。這些“自己的風景”說了:“當然也不能沒有你的掌聲/你的愛,是我的風景的重要部分?!?/p>

也因為我們的先賢說了:“詩之奇平艷樸,皆可采取,亦不必盡莊語也?!?/p>

我們的編輯大哥哥大姐姐,是有這樣的對詩的愛心的,是深悟詩需要釋放性靈的妙旨的。

(曾鎮南,1946年3月生,首屆魯迅文學獎獲得者。)

 

無題

姜二嫚(深圳,11歲)

爸爸在家工作

不能出門

我就拿著爸爸的眼鏡

出去

替爸爸休息了一會兒

 

芒果多多

江蘇省蘇州市善耕實驗小學五年級 周芷嫻

今天,一群芒果

在杯里排隊

通過吸管

來參觀

我的身體

但它們

有去無回

 

不是情詩

朱夏妮(19歲)

最后一班去波士頓的校車上

只有我和他

快進城的時候

要穿過一個長隧道

平常都很堵

今晚不是

暖氣開得很猛

上了年紀的女司機循環放著

關于永遠年輕的搖滾樂

快速移動的隧道里

白管燈

強烈地印在他的眼球上

他直視前方

夏妮的詩很洗練,語言仿佛是一種植物,它們生長著,用自己的枝葉捕捉月亮。這首詩中的種種環境的描寫,甚至于最終的高潮也是自然而然地從官感中發展出來的。

(點評人:北京大學元培學院學生王薌遠)

 

騎行

復旦大學中文系本科生 李玥涵

到了傳說中的湘南

向遠處,去清冽的海岸。

日光落向??康姆?,不打漁

而是昏睡。騎行的影子

被折疊成短促,風箏線抽出。

我和單車多余地立在懸崖口,

對岸的卷軸成為兩顆封鎖的石榴。

影子接著出海,越過浮動的漁網,

風衣敞開,我們的石榴卷舒。

像是白熾兔子或干燥的蟬,

人、軌道、電車,寂靜一致地

懸置了生命瞬息的注腳

選擇連串黏稠的穿梭。

魚店、米店的孩子則蹲在

遠岸的棚屋或樹下,意識到

此刻,光是唯一、無數的橋。

李玥涵,2000年6月出生,復旦詩社現任社長。

 

我的風景

首都師范大學附屬中學初一七班 袁 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景,

我有,你也有。

我的風景也許不和太陽有關,

也不和星星一樣。

我有自己的風景,

也許是你看不到的模樣。

我也許是春天最后出土的小苗,

我也許是夏天最后綻放的花朵,

我也許是秋天最后飄落的銀杏葉,

我也許是冬天最晚降下的雪。

但是我看到的風景,

也許你永遠看不到。

它也許笨拙,

也許幼稚

也許可笑,

也許是你永遠,

也看不到的角落。

但是,我有我的景色,

不需要太陽,

也不需要星光。

我可以獨自發熱。

用我的愛,去創造,

去創作我的風景,

當然也不能沒有你的掌聲,

你的愛,是我的風景的重要部分。

 

下午時光

云南外事外語職業學院學生 王近松(回族)

下午的時光多好

一群人排著隊,不插隊

就像天空的云

我們取快遞

突然感覺,這世界并非孤島

有人寄快遞,有人收快遞

我們都在寄和收兩端徘徊

有人低頭,仿佛對祖宗或者逝者的默哀

有人抬頭,純潔的微笑是對生者的敬禮

春天,與我們多近

它一言不語

卻在一朵花的盛開與凋零間

承載著時間的波瀾不驚

承載著我的下午

整個下午,人們都在等一場雨

雨不分白天和黑夜,也不分心情好壞

它,虔誠、敬畏

在昆明的天空滾過

王近松,回族,2000年生。

 

春天

西南大學文學院 孫瀾僖(19歲)

春天應當是個豐腴的女人

在田野間生產

哧溜 一個娃娃落了地

哧溜 又一個娃娃落了地

白云 似臍帶

通體雪白的天狗

唱出了第一聲吠鳴

日出之后,汩汩春水

洗凈胞衣

 

我的心情仿佛一場雪

重慶郵電大學學生 廖祥春(19歲)

你向我走來

我的心情仿佛一場雪

我不問為什么

為何來為何去

我在冬季想念鮮花

與碩果

在春夏秋里想念雪

如果沒有

懷念會不會多一些

冬又來了

這個冬天我的心事

還會雪花一樣輕嗎

 

山村的列車

——獻給安房直子

上海市浦東外國語大學附屬浦東外國語學校 于 歌

山村里的小佳人

跳著歡快舞步

白毛衣的小伊人

跳上夕陽列車

伴著火燒云的余暉

逃到金色海岸上

海龜帶著

小枝的嫁妝

到窗前來了喲

銀色的孔雀

被縫到布上了喲

幻想有一天

來到海岸線

和無數的針插

一起歌頌

山村的童謠

小小詩作,運用二次元的元素將幻想世界與現實世界雜糅融合,就像她筆下的“夕陽列車”,帶著我們,自如地在現實與幻想間穿梭。

(點評人:上海市浦明師范學校附屬小學校長金春雷)

 

巨人

北京十一學校初二學生 鐵 頭

我在這個家里

比媽媽高

比爸爸高

比奶奶高

比姥姥高

像一個巨人

我宣布

必須按照巨人的方式生活

吃的東西要很多

脾氣很暴躁

要大喊大叫

讓世界都能聽到

這就是大家

為什么討厭巨人的原因

有時候

我羞愧我是個巨人

 

秋天的銀杏樹

浙江省桐廬縣葉淺予中學初三(4)班 陸晏葳

我拼命長高

是為了

躥出墻頭

明媚地等你

等你,在金色的風中

風從我的身上路過

我也就變成了風的顏色

若我也能變成風的樣子

那該多好

那樣

我就能追你

天涯海角

陸晏葳,2005年4月出生。

 

肥皂泡

四川外國語大學學生 墨 池

從肥皂泡中,我看到了自己

它破碎的聲音使我心驚肉跳

無數個泡粒灑落一片

像無數個我,在另一個維度重新

落地生根

墨池,四川外國語大學學生,19歲。

 

蝌蚪

重慶一中高一學生 徐 毅(16歲)

融于水中

飽和

統一

一圓一尾

一點一線

生命體結構簡約

蝌蚪渺茫于魚缸的大海

若這世間真不全是美好的

怎會無緣無故長大

生命會像蝴蝶一般自由神往嗎

與我大小相仿的成片水滴外的宇宙

有多大

方向在哪兒

四面都是有界的

孤獨感確是無界的

仿若探尋未知是一切的緣由

將來

是只癩蛤蟆

還是青蛙

 

天氣預報

廣東省清遠市清城區鳳鳴小學四年級 申雨霏

當我摔壞手機時

看看媽媽的臉

知道要下雨了

當我對客人禮貌時

看看爸爸的臉

知道要出太陽了

爸爸媽媽是天氣預報

告訴我陰晴冷暖

告訴我喜怒哀樂

正因孩童擁有一般成人喪失的超脫功利、物我兩忘的精神,任由想象力馳騁,珍惜大自然的生命本真,申雨霏的詩歌里才擁有源源不斷的創造力和充分張揚的性情,并且保存著對自我和大千世界的完整觀感。

(點評人:中國詩歌學會副會長楊克)

 

宜賓學院2019級學生 王鈺婷(19歲)

我打翻了顏料盒

想要調出戀愛的味道

24色,都是我想你的顏色

想用粉色畫下片片櫻花

落滿你走過的每時每刻

用綠色畫一縷風

輕風調皮地撫摸你的頭頂

最后,我還想畫出我的心動

每秒5厘米

墜落成空,秋水望穿

月光點亮我的愁容

 

初雪

成都農業科技職業學院學生 蔡 偉

雪在悠悠地飄

這個冬天有了些許靈魂

你說過

雪來你就來

我站在路口凝望

看雪、等你

卻不小心白了頭

蔡偉,筆名閑箏,2000年4月出生。

 

夜?月

武警工程大學 龐溟昊(19歲)

今夜你我又相遇了

在這深秋與初冬交手的時節

我沒有贊嘆

也不曾悲歡

已聽不到搗衣砧上的

盛世長安

漆黑而清澈的天幕中

你是如此冷峻

充盈的飽滿

卻又添幾分溫暖

你拂照我

如拂照乍暖還寒時風中的花瓣

而我身披銀輝

只知在漫長無垠的道路上

義無反顧地

漸行漸遠

 

哈雷之吻

荷蘭阿姆斯特丹大學 左騏銘(19歲)

枝葉撕開云層

夜空,蕩起陣陣微波

飄蕩的黑幕布

反射落于金屬森林間的

點點亮光

你說昨夜

你拖著流星的裙擺

跨入名為地球的舞臺

借星光作掛飾

帶走人們

暗礁背后的淚

沿著海岸線

撒下天使的羽毛

眨眼之間

為何舞臺沾上塵埃

昨夜的觀眾都已沉淪大地

就連森林,也風化成沙漠

與你邂逅,像漸黃的樹葉

試圖抱緊凋零的時光

又流失于指間空隙

你的一瞬

擦傷我漫長等待的目光

讓我做一個虔誠的祈禱者

摔碎那個倒置的

裝滿星星的沙漏

用稿紙疊出通往夢境

和追逐你的每層臺階

再與世界下注

立下與你重逢的誓約

赴約之時

請為我的十字架掛上花圈

燃盡靈魂

在星河墜落之地

為你命名

ag真人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