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幾十年來,我國工業領域風起云涌,創造了無數奇跡,可文學對工業的抒寫卻無法與之匹配—— 抒寫工業大國,文學不能缺席

來源:光明日報 | 韓業庭  2020年01月13日08:17

《沉重的翅膀》書影 資料圖片

《高鐵作證》書影 資料圖片

2019年12月30日,北京北站。隨著“龍鳳呈祥”涂裝的世界首列自動駕駛高鐵列車緩緩駛出,京張高鐵正式開通運營。同月,我國新開通運營的高鐵線路有十多條,讓世界再次見識了中國工業的奇跡。

在此之前的2019年10月,由中國工人出版社出版的長篇小說《高鐵作證》出版,并在兩個月內七次加印,發行量突破6萬冊。這是中國高鐵第一次進入小說書寫的視野。

中國文學與中國高鐵的“相互成就”讓人欣慰??尚牢恐?,又不免有些遺憾。大飛機、超級電網、核工業、超高壓力機制造、重型裝備制造……在中國從工業大國邁向工業強國的征程中,工業奇跡太多,可能夠像高鐵一樣獲得文學青睞的卻少之又少。在日前舉辦的《高鐵作證》作品研討會上,專家們也普遍感覺,在中國文學的版圖上,工業文學的身影過于單薄,在輝煌的工業成就面前,很多時候文學甚至處于失語狀態。

1 工業文學作品總量少,精品更少

已故女作家草明,被一些評論家稱為“中國工業文學的開拓者”。她一生有30多部作品,其中90%以上是工業題材。新中國成立前,她就創作出了《繅絲女工失身記》《原動力》等大量反映工人生產生活的文學作品。

1949年第一次全國文代會提出了“工業題材”的概念,鼓勵作家多寫轟轟烈烈的工業建設生活。1957年,隨著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完成,飛機、汽車等工業從無到有紛紛建立起來。工業題材文學創作在新中國成立初期迎來了第一個高潮,出現了周立波的《鐵水奔流》、蕭軍的《五月的礦山》、艾蕪的《百煉成鋼》以及白朗的《為了幸福的明天》、唐克新的《車間里的春天》等作品。

改革開放后,蔣子龍的《喬廠長上任記》,讓工業文學又火了一把,接著張潔的《沉重的翅膀》、柯云路的《三千萬》等工業題材作品紛紛問世??呻S后,工業題材文學創作便迅速歸于沉寂,尤其是21世紀以來,我國工業領域的變革風起云涌,變化翻天覆地,可除了少數報告文學作品對此有所反映,很多作家對此是失語的。文學評論家周紀鴻甚至稱,“這些年來,我們對工業題材的忽視、對工人形象塑造的乏力以及對國企改革陣痛的視而不見,已經到了令人難以容忍的地步”。

工業文學作品稀少在中國工人出版社總編輯董寬那里也得到了印證。他坦言,“中國工人出版社每年出版圖書有200多種,但工業題材文學作品很少,2019年有10部左右,其他年份可能不到這個數字的三分之一”??偭可?,精品更少。記者查閱了十屆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后發現,農村題材、都市題材、歷史題材、戰爭題材都不少,可工業題材大概只有20世紀80年代出版的《沉重的翅膀》一部作品。

2 專業作家不愿寫,非專業作家寫不好

工業題材文學作品少,優秀的作品尤其缺乏,董寬認為其中一個原因是“專業作家尤其是知名作家的逃避”。事實的確如此?!秵虖S長上任記》之后的蔣子龍,《沉重的翅膀》之后的張潔,幾乎都再未涉足工業題材文學創作。

板子似乎也不能完全打在作家身上。工業門類千萬種,每一種都有很強的專業性,要想寫好工業題材文學作品,作家就要對相關行業特別了解,具有一定的專業知識儲備,否則很難寫好,即使勉強寫出來,在行內人眼中,也是錯漏百出,不堪推敲。蔣子龍就曾形容,許多作家面對工業,“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聰明一些的都繞開工業去尋找靈感和激情”。而農村農業題材文學作品量大質優,很大程度上跟莫言、陳忠實、路遙、韓少功等作家,有農村生活經驗,對農民非常熟悉有關。

專業作家的缺席,抒寫工業、描摹工人的擔子,自然落到了非專業作家身上。這些非專業作家多為相關行業的從業者,有自己的日常工作,他們憑著一腔文學熱情和對所在行業的了解進行著工業文學創作。比如,《高鐵作證》的作者孟廣順,現任中鐵二十二局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長辛店》的作者黃建東、楊忠華原為工人;《國家榮譽》的作者鄧勇、賽文德、陳磊,都是中鐵二十局的工作人員。

文學作品既要源于生活,又要高于生活。中國作協創作研究部副主任李朝全指出,非專業作家的工業文學作品大都紀實性有余而文學性不足,尤其在想象力、人物心理描寫方面普遍偏弱。中國報告文學學會常務副會長李炳銀更是指出,工業題材文學作品,稍不留神就會寫成工程報告、大事記,干巴巴很枯燥。研討會上,談起《高鐵作證》的瑕疵時,專家們的共同感受就是因為過于“寫實”,而顯得不夠柔軟。

“專業作家因為行業知識的局限‘進不去’,非專業作家因為文學技巧不足‘進去了卻出不來’?!倍瓕捳f,“所有這些導致目前的工業文學作品質量偏低,出版社不愿意出,書店不愿意賣,讀者不愿意讀,進入了惡性循環?!?/p>

3 利好頻現,作家更要鉆進去、深下去

《高鐵作證》研討會上,《小說選刊》編輯部主任顧建平提到了加拿大作家阿瑟·黑利及其代表作《大飯店》《航空港》。阿瑟·黑利既不是酒店行業的從業者,也從未涉足航空業。在寫每一部作品前,他都要進行大量社會調研,廣泛收集材料。據說《大飯店》出版以后,成為酒店管理專業學生必讀的教科書,可見作品寫得多么專業。阿瑟·黑利的作品文學性和藝術性也很強。采訪三年后,阿瑟·黑利沒有像我們的有些作家那樣,把一個航空企業從歷史到現狀全面地介紹一番,而是在《航空港》中集中寫了一個劫機的故事,抓住了人物的命運和關鍵情節,找到了很好的切入點,讓作品的文學水平大幅提升。

因此,不管是專業作家還是非專業作家,工業文學的專業性、文學性,都不應該成為其創作的障礙,關鍵是自己要用心用情,真正鉆進去、深下去。

與此同時,工業文學創作的利好也頻頻出現。工業和信息化部工業文化發展中心、中國企業聯合會企業文化建設委員會等單位,已連續兩年舉辦中國工業文學作品大賽,推出了一些作品,帶動了創作氛圍。全國總工會總宣教部、中國工人出版社日前也聯合啟動了新時代工業文學職工文學出版資助項目征集活動,旨在支持和鼓勵廣大作家深入工廠企業、深入生產一線,培養造就一批職工文學創作骨干。中國工人出版社設立了200萬元的出版資助項目專項資金,每年將資助15部左右工業題材作品和工人作家作品出版,并將發揮工會的組織優勢,將作品配送到全國各地的10萬余家職工書屋。

ag真人规律